苹果的供应链烦恼
通信产业网|2022-02-15 10:35:44
作者:王伟来源:中国电子报

【通信产业网讯】(中国电子报记者 王伟)“苹果拥有一款大受欢迎的产品,但是却无法将其交付给顾客,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的?”这是1996年苹果前任CEO迈克尔·斯宾得勒因为包括供应链在内的相关问题被撤职时,媒体对其的批评。如今,同样情况又重现在了iPhone13产品上。由于部分零部件缺货,苹果高管坦言,2022第一财季(2021年9—12月)少赚了60亿美元。近期苹果市值首次突破3万亿美元,但供应链上的烦恼让CEO蒂姆·库克实在高兴不起来。

供应链引发iPhone13销售危机

近10年来,苹果都会选择在9月上旬发布最新款iPhone系列手机。这个时间点不仅能为新财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博得“开门红”,还能充分利用上半年的时间与供应商打磨新机型的零部件。

基于苹果近几年的强劲表现,在2020年iPhone约1.95亿部出货量的基础上,长期跟踪苹果品牌动向的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预测,iPhone在2021的出货量将达到2.3亿~2.4亿部。对于2021年的最新机型iPhone13系列,分析机构也给予厚望,天风证券和Strategy Analytics都预测iPhone13系列手机2021年出货量将达到9000万部,超过iPhone12的8000万部。

不过,供应链部分零件短缺为“iPhone13系列冲击9000万部”这一目标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2021年9—10月,iPhone13系列一机难求。有分析机构统计,iPhone13系列的等待时间约为4周,iPhone13 Pro和Pro Max的缺货情况更加严重,要比iPhone13机型多等待1~2周。iPhone13的预订市场创下了苹果从下单到发货的最长等待时间。供应链短缺对于苹果的出货影响是巨大的。

iPhone组装工厂——富士康成为最先感受到苹果供应链逆风的公司。由富士康组装的iPhone数量约占全球总量的60%,为备战iPhone13 Pro生产,2021年8月富士康开启招工模式,富士康郑州工厂副总经理王雪向媒体表示:“在9月底之前,富士康需额外招聘20万工人才能满足生产需求。”同时富士康将新人入职奖金提高至10200元,为近几年来的最高,重金之下20万员工终于招满。令人尴尬的是,由于零部件短缺,郑州富士康工厂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2021年国庆节富士康郑州工厂竟然罕见地放了5天长假。

“我们估计供应限制的负面影响约为60亿美元。”在2021年10月份的财报电话会上,库克也正面回应了供应链限制的问题。他坦言半导体短缺以及东南亚地区因疫情限制时常出现芯片制造中断。根据2020年供应商名单,记者统计发现,苹果供应链企业在东南亚的相关工厂超过90家,排名仅次于中国大陆(164家),它们分别位于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印度等地。

2021年,疫情的蔓延严重冲击了东南亚各国制造业的正常运行,波及苹果供应商的诸多工厂,直接导致了苹果供应链的部分零件无法生产,或者无法运输。

其实,苹果为解决iPhone13系列的缺货问题也做出了一些妥协。为稳住iPhone13产量,苹果牺牲了iPad产品的产能。具体而言,苹果调用了iPad和老款iPhone的零部件至iPhone13系列产线,受此影响iPad产能下降至50%。

库克精心打造的供应链帝国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着已经成熟运行了数10年的消费电子供应链体系,即使是具备顶级供应链管理能力的苹果也无法独善其身。

像这样的供应链危机在库克进入苹果后几乎再没发生过。1998年进入苹果后,库克对供应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提高零部件外包比例、精简供应商,及建立企业资源规划(ERP)系统。改革之后的苹果供应链进步斐然——库克加入苹果7个月之后,就将产品的库存期从30天缩短至6天,并在1999年将7天缩短为2天。

供应链专家曾点评说,苹果占据了产品设计和零售这两个电子产品的黄金两端后,又将零件供应商、装配厂、物流和零售商的IT系统导入“天眼”ERP系统,占尽先机。苹果运营团队可以借助“天眼”检测整条供应链的运行情况,借助海量的数据,运营团队可以基于每周的销售具体情况,以及零售渠道精确的库存统计,向外包工厂发出订购需求。

苹果供应链效率提升得益于库克在IBM公司工作12年积累的丰富供应链管理能力。

顶着“供应链管理大师”光环的苹果,让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触发的供应链危机变得引人瞩目。在连续7年获得市场机构Gartner评选的供应链前25名的榜首之后,苹果晋级为“供应链大师”。苹果几乎每年都会发布前一财年Top200供应商大名单(苹果产品98%的零件材料来自这200家企业),该名单也成为洞察全球电子信息供应链布局动向的重要晴雨表。

通过查阅最新版Top200供应商大名单(2020财年),记者发现,在前200名供应商里,中国厂商共有96家,其中中国大陆企业有48家,主要集中在精密组件及材料供应模块上,美国、日本、韩国的企业数依次排在第3至5名。

在2020财年的Top200供应商大名单中,有11家中国大陆厂商成功跻身,为所有国家和地区之最,包括胜利精密、天马微电子、精研科技、得润电子、兆易创新、长盈精密、新纶科技等。这一结果被外界解读为,疫情之下苹果对中国相对稳定的生产环境给予更多信赖。

iPhone产量并非受高端芯片短缺影响

芯片短缺以及东南亚地区因疫情限制时常出现是库克总结出的两个供应链受限原因。

苹果iPhone13产量受限并非高端制程芯片短缺。其核心的A15芯片的代工厂台积电生产地在中国台湾地区,因而受疫情影响较小。

这一点也得到了库克本人的证实,库克表示较低端的芯片供应存在挑战,但是不涉及旗舰手机中的核心处理器。

赛迪顾问集成电路研究中心常务副总经理滕冉分析道:“苹果系是台积电第一大客户,在处理器芯片的供给方面相对有保障,其他领域的芯片各个主机厂都在使用,不涉及优先供给苹果。”

TrendForce集邦咨询分析师黄郁琁早前表示,PMIC(电源管理芯片)、无线充电芯片、摄像头模组等是影响iPhone13生产的关键零部件。

产业链人士猜测,供应商博通和德州仪器的芯片交付不足严重影响了苹果产品的交付时间。有机构拆解iPhone13产品后发现,iPhone 13系列采用了博通AFEM-8215前端模块和博通BCM59365无线充电接口芯片,以及来自德州仪器的显示屏电源管理 IC、闪光灯LED驱动器以及阵列驱动、中继器。滕冉解释说,博通芯片应用于射频前段,负责手机通信功能,德州仪器的电源管理芯片和驱动芯片则主要负责电源管理和显示驱动。

“PMIC是2021年半导体缺货潮中较为明显的品类。”TrendForce集邦咨询表示,由于产能满载、原物料紧缺等因素,消费电子用芯片交期拉长至12~26周。集邦咨询预测,随着TI的新厂RFAB2即将投产,2022年下半年PMIC的产能紧张有可能会得到缓解。

东南亚地区在半导体制造的后道工序如封装测试环节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疫情显然打乱了东南亚生产制造的节奏。以马来西亚为例,作为世界前七大半导体产品出口地之一,众多苹果供应链企业选择马来西亚作为封装测试的产地。为控制疫情进一步扩散,马来西亚2021年6月份全面封锁,部分工厂被迫关闭,芯片出口的空运和船运也被迫停摆,严重影响了芯片零部件的供应能力。

越南成为摄像头模组供应的卡点

在多个零部件中,摄像头模组是此次缺货的另一大品类,这一品类的主要组装生产地点在越南。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了越南制造业,数百万越南工人因害怕疫情影响掀起了返乡潮。这引起了越南制造业危机,进而影响到了苹果、耐克在内的国际品牌。

原本LG Innotek、夏普和欧菲光三家企业是为苹果供应摄像头模组的“铁三角”。以iPhone12系列产品摄像头模组为例,LG Innotek负责iPhone12 Pro和12 Pro max两款机型100%摄像头模组装生产。夏普和欧菲光为iPhone12和iPhone 12 mini摄像头模组供货,其中夏普占比超过60%。

2021年3月欧菲光正式官宣了与苹果结束合作,苹果的摄像头模组供应商仅剩下LG Innotek和夏普两家。在产能本就吃紧的情况下,iPhone13的相机模块组装生产地越南的“停工返乡潮”,无疑对刚刚调整供应商的苹果来说是雪上加霜。

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9月,越南已有超过4万家工厂停工,仅胡志明市就有12071家工厂暂停营业,相比去年增加了25.7%,其中大多数为电子、手机制造企业。

而供应链厂商透露,按照苹果9月发售手机新品的管理,5月起上游各模块厂商就已经开始按照订单开始生产相关配件,越南因疫情关闭工厂,造成的零件交付递延现象将直接影响iPhone出货时间。

“当下的情况对于苹果来讲,摄像头模组供应确实不乐观。”GfK高级分析师周丹解释说,今年iPhone13标准版和mini版都配置了双摄,所以整个模组产能需求量增加。现在苹果摄像头模组主要供应商从3个减至2个(欧菲光出局),而夏普越南工厂也因疫情而减产,供应压力大多压在LG Innotek身上,而LG Innotek一家独大也不利于苹果多元化供应商。

2021年11月,在完成收购欧菲光子公司广州得尔塔影像技术有限公司之后,闻泰科技有望代替欧菲光成为大陆的镜头模组供应商,重新组成新的“铁三角”。

供应链问题或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疫情引发了苹果的供应链烦恼,同时也折射出全球消费电子供应链嬗变。行业专家预测,这些供应链变化还将进一步引发行业“多米诺骨牌效应”。

Canalys的移动业务副总裁Nicole Peng认为,供应链零件短缺对大品牌和小品牌的影响是不同的,小品牌受到的影响最大。在代工厂无法在短期内提高产能的情况下,仍会倾斜于苹果这样“财大气粗”的大品牌。其他品牌就要“绞尽脑汁”保证产品产能,比如尽量用供应充足的零部件生产产品、对接新兴芯片制造商、将紧俏零部件集中用在畅销机型上,错开与苹果、三星这样的大牌厂商新品发售时间等。手机、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将更加明显。

一直以来,苹果选择供应商十分谨慎,一个品类会有2~3家供应商。行业分析师表示,2~3家供应商的模式提高了苹果供应链灵活性,利于保证供应链安全,一家为供应主力厂商,另外1~2家随时可以替补。

近年来,苹果越来越意识到“同一种零件在同一国家或地区生产”严重威胁供应链安全,并积极进行相应调整。苹果于2021年与中国显示企业京东方达成了OLED屏幕供应合作。此外,包括富士康手机组装生产线在内的苹果供应链的8家代工厂先后落地印度,提前布局作为郑州富士康iPhone组装工厂的B角。

供应链专家表示,基于全球化协作分工的时代大背景和稳定高效的海运、空运物流能力,苹果等国际消费电子企业的供应链遍布全球。随着地缘政治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叠加,全球化协作分工出现变动,供应链有向供应链韧性更高的国家和地区转移的可能。

0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