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通信运营的2018:这只“扁担”还好吗?
通信产业网|2019-01-02 09:51:12
作者:赵妍 高超 亮亮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赵妍 高超 崔亮亮)2018年,是通信行业不平静的一年。这一年流量漫游费全面取消,提速降费深入推进,移动转售正式商用,5G独立组网标准确定、中低试验频段落定,5G预商用箭在弦上,中国铁塔上市、大唐重组;这一年,通信行业黑天鹅事件频出,中兴遭美禁令89天,引发举国自主创新思考。

在通信行业的多事之秋,运营商惯性奔跑的同时,已现疲态:人口红利终结,传统电信业务进入缓慢增长期, 4G建设高峰已过,流量红利并未带来强劲的利润增长,数字化转型的初始阶段,经济效益显现尚需时日。运营商肩上增量与增收这只“扁担”愈发不平衡,在高质量通信之路上苦苦求索,谋求转型。

5G发令枪已响,运营商也做了相关部署,但网络投资的巨大开支、商业模式的明晰等仍面临诸多挑战。不同于技术驱动,5G业务驱动的模式将带来商业模式的变革,对于运营商是否带来新的机会,终结增量不增收困局,业界也十分期待。

2019-01-02_094646.png

低价值陷阱

2018年,三大运营商都围绕高质量通信发展布局。所谓高质量通信,是指网络设施更智能、业务生态更丰富、资源配置更科学、运营管理更高效、用户质态更好、收入质量更高、客户体验更优。

实际上,无论是收入质量、运营效率还是业务生态,三大运营商距离高质量通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8年,市场竞争格局依旧是中移动一家独大,在宽带市场中移动也坐上头把交椅,在其日赚三亿的光鲜数字背后,是增速放缓的现实:网传中国移动各省份公司及专业子公司利润报表数据,2018年前10月有25家省公司利润同比出现下滑。

带头大哥如此,整个行业也面临同样境地:前三季度电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0%,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4.2个百分点,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139.8%,量收剪刀差加剧。

人口红利终结,与之相随的是与消费者相关的终端连接,不能为运营商带来收入增长。“韩国就是这样的典型,进入4G时代,就遭遇人口红利用尽加上同质化竞争双重打击。即使终端连接数一直在增长,运营商的收入却得不到显著提升。”分析人士指出。

流量暴增,但行业价值下降已经是常态。在三家运营商收入结构中,语音收入下滑,流量收入增长是共性。数据显示,三大运营商的DOU增长在一倍以上,但用户ARPU值并没有相应增长。2018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ARPU值同比下降10%。

业内人士分析称,移动通信服务中数据流量收入增长,主要来自运营商内老用户从2G、3G向4G转换或者竞争对手转网带来的部分新增用户。一个手机套餐用户从一家运营商转移到另外一家运营商必然带来ARPU值的降低,不限量+共享带来DOU值200%以上的快速增长,也带来了用户的转移,但流量业务增量难增收。

此前曾凭借大王卡带来用户增长的联通,在今年二季度也显现了疲态。运营商在营销过程中把有限的资源用于迁转存量老用户,异网增量用户获取能力不足,导致大量宝贵的营销资源被低效使用。2G、3G、4G“四世同堂”的局面消耗着运营商的OPEX,使得运营商面向创新投资的包袱加重。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近期在公开场合表示了因5G投资带来的担忧。王晓初表示:“5G马上要来了,本来应该是企业根据市场需求逐步建网,我们很担心,现在的经济状况下,到时又规定你必须很快投资1000亿,企业无法抗拒。”

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接受采访时表示,5G投资周期可能超过8年,投资规模将高达1.2万亿元。

2019-01-02_094902.png

网络建设脚步放缓

与2017年“大干快上”不同的是,2018年运营商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脚步明显放缓。

据财报,从资本开支层面上看,三大运营商2018年开支总额约2911亿元,较2017年下降约5.6%。其中,中国电信开支削减幅度最大,为15.5%,而中国联通引入混改资金之后加大了资本投资力度,2018年全年支出约500亿元,同比上涨18.8%。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联通逆市上扬的原因在于2017年资本开支较少,几乎是2016年的六成,显然2018年中国联通要把“失去”的补回,而形成的“报复性”增长。但是这并没有改变运营商2018年资本开支整体下滑的实质。

从三大运营商网络建设支出明细来看,4G投资减少的较为明显。据估算,三大运营商2018年用于4G网络建设的资金约1000亿元,较2017年减少约15%。这从三大运营商4G基站建设数量上就可见一斑。据了解,三大运营商2018年新增4G基站总数约60万个,较2017年减少约15万个。

与4G建设相比,三大运营商在宽带接入和传输网方面投资减少幅度更大。据估算,三大运营商2018年宽带接入投资总额约1000亿元,较2017年减少约14%。而三大运营商2018年光纤光缆集采招标规模较2017年明显减少,正好印证了上述的观点。

据统计,2018年三大运营商光纤光缆集采总量约2.8亿芯公里,较2017年集采减少了1亿芯公里,下滑幅度达26%。

2018年,三大运营商放缓了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为2019年5G建设积攒力量。

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公布了5G投资建设计划。其中,中国电信在业界首次提出了“三朵云”的5G网络架构,由接入云、控制云和转发云共同组成。接入云实现业务的接入和流量吸收,控制云实现网络功能集中控制和能力开放,转发云则实现流量高速转发、流量直达。未来的5G网络是全面云化、应用融合的智能新网络,基于NFV/SDN架构,支持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等新特性。中国电信将成立5G创新中心,全力做好5G研究创新;打造5G示范工程,开展17个城市规模试验;按照总体规划,加快各项准备,力争到2020年实现5G规模商用。

中国移动将加快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在继续完善4G网络、构建百兆能力千兆引领的家庭宽带、提升NB-IoT覆盖水平的同时,以“2019年5G预商用、2020年规模商用”为目标,积极实施5G网络领航者计划,全面启动5G规模试验网建设,按照行业主管部门批复要求,积极推进2.6GHz和4.9GHz的5G网络试验,加速5G网络端到端成熟和规模应用。同时,加强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内容分发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国际通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力,构建国际一流的数字化信息通信基础设施。

中国联通以CUBE-Net 2.0为目标架构,向云化、泛在化、开放化、智能化的未来智能网络演进。同时,同步推进5G边缘云,并15个省市建设试点,在天津宝坻大学城、杭州西溪园区、深圳南山科技园、湖北潜江小龙虾基地等地搭建MEC边缘云测试床。在2019年底前进行试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

2019年,预计三大运营商将会进一步减少对4G、宽带接入网的投资,但是会相应地加大5G、物联网、传输网的投资,因此总体投资规模会与2018年持平,而随着5G正式商用到来,三大运营商将于2020年起再次掀起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潮。

与互联网合作悖论:流量经营创新还是加速管道化

2018年运营商加快了流量经营创新探索,从无限流量到阶梯套餐。继2017年联通大规模开拓互联网定向流量卡后,在2018年,互联网定向流量卡似乎已成为运营商开拓客户、发力第二卡槽竞争的新常态。2018年4月联通“大王卡”用户已经过亿。占有了联通三分之一的用户。

借助互联网思维的定向流量卡,无疑为通信市场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国联通带来逆袭的生机。

而针对腾讯大王卡,电信和移动也做出了相应的应对套餐。电信集团大王卡,基本资费与腾讯大王卡相似,而不同的是定向流量涵盖阿里大文娱系、百度系等更加宽广。移动大王卡,则缺少免流APP,但包括30GB视频流量,除了大王卡,电信是运营商中联通之外互联网定向流量卡种类非常多的一家,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推出了十余种定向流量卡。

与互联网合作的定向流量卡一定程度上缓解运营商收入增长压力,拓宽了获取新用户渠道,但长期看定向流量卡进一步加剧运营商管道化。

今年移动发力咪咕系应用,咪咕视频取得了央视俄罗斯世界杯的新媒体版权,世界杯期间拿下了43亿人次播放量,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联通的“沃支付”“沃阅读”等应用和电信的“翼支付”“易信”等系列应用也持续发力,但总体上,运营商基于内容和应用的流量增值市场与互联网企业相比并没有太大的优势。这也是运营商要和互联网企业合作的主要因素之一。

除了定向流量卡争夺第二卡槽,运营商的“不限量”套餐也成为2018争夺客户的杀手锏。但不限量也给运营商和用户矛盾带来新的导火索。20G限速使用的限制性条款被淡化的宣传下,用户终于发现了被误导的消费。在今年10月,工信部明令叫停“不限量”一词在运营商套餐中的使用。上线一年多的“不限量”套餐名头终于全盘撤下,被运营商以“畅享套餐”取代。

在2018年11月中国移动上海公司首次推出了阶梯套餐,此前虚拟运营商就使用过阶梯套餐吸引用户,在基础运营商中尚属首次。但在互联网套餐卡、大流量套餐卡风行的当下,阶梯套餐似乎姗姗来迟,并不占优。

阶梯套餐最早在2006年就有专家提出过,而当时由于行业增收与增量已不成比例,倒阶梯计价未被运营商采纳。而今的倒阶梯资费的施行似乎已错过最佳时期。

在流量为王的当下,互联网套餐卡、大流量套餐、倒阶梯套餐、定向流量营销等等纷繁复杂,运营商为争夺用户大费脑筋,但如此繁多的流量选择,大大增加了用户选择的成本。减少套餐种类、化繁为简,才可以进一步提高用户应用体验。这就需要运营商在流量经营上精耕细作,加强外部整合能力,减少同质化。

5G商业模式思考

从语音到流量,运营商的商业模式围绕用户规模做文章,在与互联网公司的竞合中处于被动地位。

在目前的产业价值链中,互联网企业营收利润占比超越运营商。有业内人士表示,应该重新思考商业价值链的分配,过度挤压电信运营商的规模和收入水平,会导致上游产业一系列问题,设备供应商因电信运营商的投资减少从而减少研发投入和设备产出,同样也会影响基础元器件厂商的研发和产出。“互联网企业的营收产业免费逻辑的底气来自OTT。互联网公司在运营商基础设施上跑应用。让运营商自己向客户收流量费,从而将经营成本的一大部分转嫁到电信运营商身上,并使运营商迅速管道化。”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在2018年中国通信产业大会上表示。

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对后向收费模式进行了探索,但低价值管道困局仍然未破。

不同于以往的技术驱动, 5G以应用为本,这对运营商商业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从内容到应用,更加聚焦消费场景;从产品到服务,更加注重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而系列增强型移动宽带应用、超高清视频等通用创新应用,以及智慧城市等垂直行业应用,也将成为运营商发力重点。正如吕廷杰建议:5G时代应用场景增多,运营商一定要看准社会痛点搭建平台。

5G的号角已经吹响,作为国家的关键性、战略性的基础产业,通信业的创新、健康发展具有导向作用。在万物互联时代的消费升级、双创升级、产业升级,将推动5G应用发展迈向新高度。如果运营商仍停留在低价值的泥潭中,发展高质量的通信将无从谈起,低价值的管道也将难以支撑起5G时代的基础设施建设,更难以实现对“扁担”两端的设备商、互联网的价值传导。

期待2019通信业更好!

6

责任编辑:崔亮亮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