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WhatsApp电话公司要颠覆运营商
通信产业网|2015-04-10 07:40:19
作者:秩名来源:福布斯中文网(上海)

在初创企业泛滥的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WhatsApp总部是你所能见到最壮观的建筑之一,其玻璃幕墙从楼顶露台上倾泻而下,据称这个露台夜里还能发光。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驻扎其中的是电信行业史上最具颠覆性的一支生力军。

跟WhatsApp先前在布莱恩街(Bryant Street)再往南处租用的那处狭窄而老旧的办公室一样,新办公楼也没有醒目的公司标识。只摆放着一件名为“关照”(Caring)的抽象雕塑作品,出自加州艺术家阿奇•黑尔德(Archie Held)之手,大厅一角还妆点着一小片日式枯山水。

一派宁静的景象,但移动运营商可平静不下来。去年这个时候,WhatsApp就凭借当时的4.7亿用户,让无线运营商的短信营收缩水了330亿美元。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据研究公司Ovum Research称,只因WhatsApp和Skype这类OTT服务(指建构在基础电信服务之上从而不需要网络运营商额外支持的服务——译注)的存在,2012至2018年间,电信产业整体将流失3,860亿美元的营收。

如今,WhatsApp已有7亿多用户每月至少使用一次该服务,日发信息逾100亿条。按照目前的增速计算,2015年年底前,WhatsApp就可突破10亿用户大关。该公司并不频繁更新应用。在其他移动消息应用如微信、Kik和Facebook Messenger等纷纷引入内容与电子商务服务、逐渐成长为全方位平台的环境下,WhatsApp却将新功能局限在通信上。

现在,这家全球最大移动消息公司的赌注堆得更高了,它要大举推进最基础的通信方式之一:语音呼叫。

今年2月,WhatsApp开始在全球各地选取用户逐步推出该功能,被选中的用户可通过该应用接听电话。一旦可以接听,呼叫也成为可能。及至上周,WhatsApp在网站上挂出应用文件,一经下载安装,任何拥有安卓手机的用户都可呼叫其他WhatsApp用户。

该功能预计很快将登陆Windows Phone和iOS系统,Ovum Research电信分析师帕梅拉•克拉克-迪克森(Pamela Clark-Dickson)援引与Facebook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称,目前已有约2,000万人得到试用机会,其中包括200万德国用户。

笔者上一次造访这座壮观的20,000平方英尺建筑是在2014年年底,WhatsApp当时约有80名员工,极其分散地活动在上下三层办公区域内。当时用于装饰墙面的前卫涂鸦艺术,现已更偏深藏不露,开始带上点类似于班克斯(Banksy)作品的味道:三楼入口的标志是一幅巨型壁画,画面以香港为背景,上有一个骑自行车的女人,以提醒人们WhatsApp的国际魅力。

WhatsApp曾在硅谷这个“钟罩”内度过了隐姓埋名的四年,直至2014年2月被Facebook以220亿美元一举收入囊中。自被收购以来,它仍然维系着这种神秘感,只不过如今要接待络绎不绝的拜访者,并需要一双保安来看管总部入口。

继WhatsApp与Facebook的标志****易发生以来,两者的资源直至最近才开始相互融合,现Facebook正在法律和公共事务方面协助WhatsApp。“在我们还是WhatsApp的时候,我们非常节俭。”当被问及公司如今的开支情况时,在WhatsApp任职已久的业务开发主管尼拉吉•阿罗拉(Neeraj Arora)表示,“现在更加自律了,因为我们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一份子。”

然而,Facebook庞大的规模使其更易于实施大型扩张计划。在顶层办公区内,阿罗拉拉开一扇百叶窗,指向约一个街区外一座正在施工的建筑。

五六名蚂蚁般大小的建筑工人身穿荧光黄背心,正在楼顶上四处忙活。这是WhatsApp的新总部,按计划可于2015年入驻:这是一座80,000平方英尺的庞然大物,其中将囊括一个健身房,以及一个宽敞的楼层,足以再次实现所有部门在一处办公。

其实在Facebook交易之前,WhatsApp就已经租下这栋建筑,创始人可谓信心满满,他们非常自信地认为,三五年内就能发展出500人左右的员工队伍。

如今,凭借其成为综合性通信服务及全方位新型电话公司的宏伟计划,这一可能性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了。

虽说不少人已经在用Skype、Viber和苹果公司的FaceTime免费通话,但WhatsApp的呼叫服务会是其中最普及的,原因很简单:它拥有为数最多的活跃用户。

“它对(运营商)手机通话营收的潜在冲击力大于LINE或Viber,乃至Skype,后者在手机上的使用并不广泛。”克拉克-迪克森表示。

这对AT&T和沃达丰(Vodafone)这样的运营商而言颇为不利,原因有二。WhatsApp的崛起和运营商-消费者联系的侵蚀并行发生,运营商被贬入基础设施这个灰色地带,这里被思科(Cisco)和爱立信(Ericsson)这样的公司所占据,这些都是基于分组的网络,主要角色就是传输数据。

运营商收入也将因此流失。据Ovum称,电话通话时长已经出现了全行业下滑现象,随着WhatsApp等OTT服务驱使人们采用数据通话而非以时间计费的手机通话,移动网络营收将在2018年首次出现缩水现象。

虽然全球移动数据营收将享受8%的年复合增长率,一路攀升至2019年的5,864亿美元,但同期手机通话营收将下滑3%,降至4,727亿美元。手机通话方面,受冲击最大的将是北美与西欧,全球语音通话营收流失将有八成自这些地区。

这就引出了令运营商沮丧不已的一对矛盾:业务量大踏步增长,但利润率却节节下滑。消费者对数据的胃口已经变得难以餍足,全天候地在手机上使用Facebook、YouTube和Netflix。据思科预测,2013年至2018年间,移动数据流量将增加11倍。但运营商这边的每用户平均营收(ARPU)则不断下滑——因为数据费用在不断降低。这就好比麦当劳的产品销量提高了十倍,但消费者都只拣薯条买。

想当年,移动数据需求主要是与短信有关,就流量而言,所创造的的营收高得不成比例。比如早在2005年,一个每月发送3,000条短信的人,其每月发出的数据还不到0.1MB。如今,这个传输量已上升至GB级。自2010年至今,运营商ARPU一直保持平稳态势,不同的是,如今数据业务在运营商的营收中已不止占到半壁江山,且在今年早些时候首次盖过手机通话。

说白了,数据正在吞噬手机通话。T-Mobile和威瑞森(Verizon)已经在着手应对这一局面,它们推出LTE语音(Voice over LTE),将手机通话转换为数据通话,并向消费者提供价格不变、数据翻倍的优惠。

随着手机通话及短信利润空间的不断压缩,运营商最终或不得不像Tele 2等新兴运营商一样,仰赖固定费率的数据套餐,并充分发挥其昂贵的新4G网络的优势。WhatsApp的语音功能未必将给运营商带来灾难——如果它能进一步提振运营商的数据收入的话。但克拉克-迪克森提醒说,“就算数据流量营收有所增长,那也没法回归当年的大好局面。”

令运营商气不打一处来的是,WhatsApp之流可以在它们昂贵的基础设施之上运营可能获利丰厚的服务。就在去年,运营商在一场政府拍卖会上拍下400亿美元的新无线频谱,该高频段频谱能传输比以往更多的数据。鉴于新频谱将带来更加顺畅的网络连接并减少服务的“卡顿”频率,WhatApp语音计划可谓生逢其时,尽管更加快速的数据速度可能要两年左右才会面市。

WhatsApp方面,库姆和他的团队一直声称,WhatsApp不跟运营商作对。它还与全球100多家运营商展开合作,要求运营商豁免WhatsApp受到的套餐流量限制。换言之,顾客在数据套餐流量耗尽时,仍然可以使用WhatsApp。至于引入语音通话后,这些合作关系会出现何种进展,我们尚不得而知。T-Mobile已经与Facebook在音乐流方面结成类似合作伙伴关系,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该模式正帮助全球约半数运营商提振营收前景。

但一些运营商在加入WhatsApp之前,还是犹豫了一番。比如,拉美运营商美洲电信(America Movil)就考虑再三,最终才同意与该公司合作。

WhatsApp以其慢条斯理的标志性作风,逐批逐批地推出了语音功能。相较于迅速推广服务,创始人扬•库姆和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更在意确保服务的可靠运转。

要做得好,语音比消息难多了。实时通话服务必须应对断线和延迟这两大难题——任何用Skype打过电话的人都深有体会。据WhatsApp的人表示,这就是该公司语音服务落后于原定进度的一大原因。联合创始人库姆最早放话说,该功能将于2014年下半年面世,但它直到最近才开始推出。

对移动运营商而言,这个额外的空当也不失为小小的光明面,可供他们为最宝贵的营收来源之一可能面临的巨大颠覆做点准备,克拉克-迪克森说。“移动运营商有12个月的时间为此进行筹备与规划,因此,他们是有心理准备的。”她说。但她也表示,“我认为运营商的动作还不够迅猛。”

运营商日益将数据、语音和短信捆绑入固定费率,而沃达丰和斯普林特(Sprint)等都已签署了富通信套件(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RCS)标准——他们自己的基于网络的服务,以此与Viber和WhatsApp之类的应用相较量。

以“joyn”之名推向市场的RCS已经诞生八年之久。然而直到一年前,运营商才通过自己的第三方应用提供这些基于网络的服务,克拉克-迪克森说。直到最近,它们才被集成到安卓手机的原生拨号及短信应用之中。她估计,手机中内置该服务的用户数量可能在几百万的量级上,也就是说,凭这个数目,要与WhatsApp语音呼叫的预期普及度相抗衡,可能已经为时已晚。

WhatsApp跟真正意义上的电话公司——连同与之相伴而生的基础设施、后端计费和客户关怀服务——还相差甚远。但它也正脱去单一OTT企业的身份,蜕变成一家新型的通信服务提供商。与此同时,它应该吸取运营商的失足教训:后者在面临颠覆性初创企业时,动作太慢了。

“我们等[WhatsApp语音呼叫]已经有一年了,到现在,它仍然只在安卓系统上可用。它面向市场推出速度太慢了。”克拉克-迪克森警示道,意在Viber、LINE和微信等竞争对手推出语音呼叫服务已经多时。“在通信领域和网络电话方面,它的动作还得再快点。”

225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广告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