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七人谈:从海市蜃楼到知行合一
通信产业网|2022-07-11 10:18:23
作者:胡媛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胡媛)7月6日,工体元宇宙GTVerse正式发布。这是元宇宙概念火爆以来,业界可知的首个从PPT愿景到实践场景落地的元宇宙方案,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在“我的元宇宙主场·工体元宇宙GTVerse发布会”上,工体元宇宙GTVerse创始人、首席架构师、中赫集团副总裁葛颀发布了「工体元宇宙GTVerse白皮书及原型系统」。据葛颀介绍,工体元宇宙Gongti Metaverse (简称“GTVerse”)将变成每一位用户的元宇宙主场,基于在智慧工体平台上的全域数据,部署的智能中台和基于算法的个性化引擎,为每一个人打造属于自己的新型B2C的混合现实的互联网社交平台。

以工体元宇宙为实景案例,在活动现场特别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主题为“元宇宙七人谈:从海市蜃楼到知行合一”的圆桌对话,就元宇宙的定义、四梁八柱、价值场景、主要挑战等展开讨论。

来自元宇宙探索实践一线的六位跨界嘉宾参加圆桌论坛,他们是: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住建事业部副总裁胡杰、联通在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CTO常剑、北京邮电大学交互技术与体验系统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陈洪、GSMA大中华区战略合作总经理庞策、新智元创始人&CEO杨静、中赫集团商务拓展总监&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朱晨阳。通信产业报全媒体总编辑辛鹏骏主持了圆桌对话。

这些正在实践的跨界“元宇宙人”的讨论,折射了当下业界关于元宇宙的真实存在。以下为圆桌论坛的实录删节,供业界参考。

微信图片_20220711092624.jpg

概念:元宇宙无定义

辛鹏骏(通信产业报全媒体总编辑,主持人):正如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一个小宇宙一样,不同的人对元宇宙都有不同的理解,各位都在元宇宙一线,请你用最短的话表述,你理解的元宇宙是什么?

常剑(联通在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CTO):元宇宙是伴随着数字化浪潮发展,数字化浪潮伴随着互联网有三个阶段: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全真互联网。元宇宙可理解为全真互联网,元宇宙是数字化生命载体。

胡杰(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住建事业部副总裁):元宇宙是构建平行于物理世界的数字世界。在数字世界里,一方面它是整个物理世界的映射,同时也是在扩展物理世界的边界,我们原来在物理世界里面做不了的事情,在新的数字世界里面随时可以做。

微信图片_20220707173019.jpg

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住建事业部副总裁胡杰表示,希望GTVerse数字化世界未来有更美好的赛事体验。

庞策(GSMA大中华区战略合作总经理):元宇宙是千人千相,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我理解元宇宙就是用数字世界来创造一个完美的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是完全可以模拟映射到真实的现实世界,乃至迁移、延伸,成为未来人类数字化的载体。元宇宙实现了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连接的桥梁。

朱晨阳(中赫集团商务拓展总监&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作为一家足球俱乐部,我们对于元宇宙的愿景,希望能够打破时空界限,为球迷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创造一体化的数实结合新空间。

杨静(新智元创始人&CEO):元宇宙目前阶段还主要是沉浸式体验。今年我有幸在鸟巢现场参加冬奥会的开幕式,很多朋友都很羡慕我,但实际上我还挺遗憾的,因为我是近视眼,现场看不清楚,很多细节其实是不能看到冬奥会最精彩的地方。现场我并不能分身,一边去看直播一边又能置身于现场。我想工体元宇宙将来能够把我的愿望合一。

陈洪(北京邮电大学交互技术与体验系统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元宇宙是新的人机交互界面和新的组织方式共同组织起来的下一代虚实融合的空间互联网,我想可能是第三代互联网,是我们信息社会的新的表达方式,未来我们大家都共同紧密相关的生活方式的新型载体。

四梁八柱:是什么?

辛鹏骏:各位嘉宾对元宇宙做了一个多维度的描述,或许元宇宙“无定义”。但大家都认同,元宇宙就是要构建平行于我们的物理世界的数字世界。既然元宇宙也是一个“宇宙”,那么,构建这个元宇宙空间的四梁八柱是什么?

常剑:元宇宙的四梁八柱可以概括为“6、4、3”。“6”体现在算力与云网结合、以硬件终端为代表的元宇宙的入口、未来元宇宙承载的软件平台、以大数据为驱动的人工智能的加持、场景的内容和应用、各个产业链的生态合作伙伴。“4”体现在评价元宇宙成功的标准维度,分别是数字社交重构、用户体验、任意入口和任意硬件时空的接入、经济和文明的评价。“3”体现在要做好元宇宙的社会伦理、社会法理,以及社会治理。

微信图片_20220707173032.jpg

联通在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CTO常剑表示,对GTVerse和元宇宙期待,无中生有,万象更新,天人合一。

胡杰:元宇宙有四个方面值得关注。第一,技术。包括网络、云、算力的结合,整个数字化的基础设施,这是它的数字化底座。第二,入口。元宇宙时代,我们和内容的交互是多方面的,而且有些交互点其实不是我们现在想得出来的。第三,生态。元宇宙能持续下去的还是它的价值变现和可持续性的运营,如果不能这样,这个技术是不能够做下去的。第四,安全。将来对每个数字人身份和数据的保护、隐私的保护将是非常重要的。

庞策:GSMA最近发布了对元宇宙三大原则。第一,元宇宙是大家来设置规则,类似于像区块链这样的架构。第二,是可以互操作互通。不同的机构、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平台,不同的终端,这么多平台和终端的互通性是非常重要的,它一定是开放式的。比如,在AR、VR领域的一个组织最近刚刚推出元宇宙的标准,Meta、华为和阿里也都参与其中,是一个完全开放、免费的,没有保密协议,这样才可能是开放的。第三,是安全可信任的。将来更多数字化的生活会基于这样一个元宇宙的世界,安全性对所有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首批场景:有哪些?

辛鹏骏:我们特别关注元宇宙的场景,就像我们做5G专网一样,通常会分析5G专网的首批价值场景有哪些?元宇宙是不是每个机构、每个行业都要进入?它的首批价值场景应该是哪些?

朱晨阳:这个问题是我们在工体项目当中最经常思考的。我们建立自己的元宇宙主场,应该是什么样场景,具备何种功能,才能有人来玩?来了之后怎么能留得住,如何解决用户粘性问题?基于这两问,我们认为价值场景应注意三点。

第一,要实现社交属性。在这个场景下我们可以打破时间、空间、地理位置的限制,没有比赛的客观因素,尤其是疫情的情况,元宇宙就显得格外重要。不仅是在元宇宙发布一场直播,要能够实现实时互动。第二,真实的虚拟体验感。今年9月份新工体落成了,我们会回到主场去比赛。但是还是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国安很多球迷不在北京,甚至不在中国。他们可以通过登录元宇宙平台,虚拟感受新工体的所有观赛体验,还有一些新兴的业态,包括前沿的零售技术和无感技术。第三,提高用户粘性。我们发起足球社群,喜欢足球的人约球,给孩子报足球训练机构等,我们会在元宇宙场景之下去挖掘其他应用的丰富功能。

杨静:我觉得社交的爆发很重要。大家知道前两天有一个特别有名的歌叫《孤勇者》,它其实就是《英雄联盟》的主題曲,许多人都说你走到路上,你跟小孩对暗号,你只要唱开头他肯定能对上。对于用户来讲,工体元宇宙的所有用户,应该有主场的置入或者主场的参与。我在CVS看过一个展区,每一个参与者就像NBA的球星去灌篮,这个灌篮是AI去指导的。可以利用AI工具,模拟一个球员,可以去踢球。所以要把每个用户当成一个主体,这样才能真正解决提高用户粘性的问题,实现亿级的社交爆发,主场的置入,肯定是超过工体物理空间所承载的用户的。

陈洪:元宇宙本身的特点是虚拟的、平行的,虚实融合的,所以它天生带有延展性的特点,最容易实现元宇宙的业务场景肯定是和激情、梦想、放飞自我相关的场景。比如工体,在这个地方,有我们自己的梦想,有我们对胜利的渴望、对荣誉的渴求,还有像我们的明星都在这里,所以体育场景肯定是第一批实现元宇宙的场所。另外一个,就是文旅或者文化这些场所。也许敦煌的金戈铁马大漠孤烟的威严可以体现得出来,这些场合是第一批能实现的。

微信图片_20220707173011.jpg

北京邮电大学交互技术与体验系统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陈洪表示,从我们大家共同的主场开始我们的元宇宙之旅,我们当下之路就是未来之路。

常剑:疫情常态化下,云会议、云聚会和云聚餐也是非常典型的场景。

产业生态:如何重构?

辛鹏骏:元宇宙一定会带来ICT生态的重构。那么,最大的风口产业链环节会有哪些?运营商角色如何重置?

庞策:我提出一个概念叫做元宇宙的数据流。是什么意思呢?首先我们想象一个虚实互动的场景,最开始的数据流来源于哪儿?来源于场景。例如像工体虚实融合的场景,显然有端的设备,有各式各样的传感器,可以让我们一个实体的现场大量数据上传,上传到边缘计算的节点。后面到了云端,云端有不同的数据中心进行数据流转,在数据流转过程中可能会用到区块链数据,大量的数据到最后分析的后台侧,使用到云端渲染技术。继续往下走,是通过AR、VR到了终端用户,这是整个元宇宙的数据流。在整个数据流,很多更具体的环节都有大量的机会,这些都会成为未来元宇宙发展的风口。

微信图片_20220707173054.jpg

GSMA大中华区战略合作总经理庞策表示,相信工体元宇宙的场景在未来会做到场景领先。

胡杰:元宇宙的发展,对整个网络几乎是一种重构。我们原来在网络上做的很多场景,5G定制网、毫米波网络、6G、分布式计算、渲染技术、3D建模技术等,这些综合起来,会被元宇宙综合推动。所以对于电信运营商这种基础设施数字服务提供商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我们也希望将来一起赋能元宇宙的智能产业,去做具体的数字化转型。

挑战:是什么?

辛鹏骏:未雨绸缪,您觉得下一步元宇宙发展当中我们可能会碰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陈洪:元宇宙最大的挑战就是让它从关注的带有试验性质和探索性质的领域,变成真正的融入生活,去构建有价值的真正的高频应用。这个只有把它突破了,我们才能真正进入所谓的第三代元宇宙的互联网,不然我们还在探索中,直到它出现。

杨静:数实融合最关键。

微信图片_20220707173039.jpg

新智元创始人&CEO杨静认为,工体元宇宙需要有自己的灵魂。

常剑:业界都了解新兴技术的发展曲线,也就是俗称的Gartner曲线。我认为元宇宙可能快爬到了希望之巅,也许下一步会碰到绝望之谷。

胡杰:从通信业来讲,元宇宙持续要往下走,要在整个波峰波谷里面去找到元宇宙的位置,能够实现元宇宙的可持续运营是很关键的。

庞策:我认为是体验。元宇宙特别是早期阶段以消费者为主,C端的体验非常关键。我们可能最要关心Meta下一代到底什么时间发布。我想VR用户渗透率什么时候能够有比较大的提高,元宇宙普及才能更好。

朱晨阳:最大的挑战来源于技术。从足球俱乐部商业角度去看,国安的元宇宙和皇马的元宇宙、曼城的元宇宙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我们并没有落后于他们。它最大的难点是如何挖掘它的平台价值,无论是给球迷还是商业合作伙伴去提供全方位的数字平台,实现良好体验的社交功能,实现合作伙伴商业化目标,把平台作用能够给用户、伙伴带来最大化价值,这是我们的课题。

一句话

辛鹏骏:对正在行进、才刚刚开始的元宇宙世界的未来发展,您的展望或期待是什么?也许五年后,我们再翻出各位的论断,我们希望我我们的结论是:哇,五年前我是如此的有远见,而不是,噢,五年前我好幼稚啊。

陈洪:开始我们的元宇宙之旅,我们当下之路就是未来之路。

常剑:三个词,对GTVerse和元宇宙的期待,无中生有,万象更新,天人合一。

胡杰:我想换一个视角。我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也特别爱踢足球。我非常希望有机会带她们来国安主场踢一场国安的足球赛,我也希望带她们到我们GTVerse数字化世界来体验美好的赛事。

朱晨阳:在翻建之前,工体一直以来都是魔鬼之场,2019年每场达到4.5万人。我们的愿景也是五年之后我的期待,无论是我们物理的工体主场,还是元宇宙的工体主场,都能号称魔鬼主场。

微信图片_20220707173121.jpg

中赫集团商务拓展总监、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朱晨阳表示,希望五年之后,无论是我们工体的主场还是元宇宙的主场都号称魔鬼主场。

庞策:我也换一个视角,如果说未来全球看元宇宙的发展,就是中美日韩四个国家。中国发展非常快,市场空间非常巨大,一定会有各式各样的操作者在里面,让元宇宙更多应用开花结果,类似于今天工体元宇宙GTVerse的发布,相信工体元宇宙在未来会做到场景领先。

辛鹏骏:从海市蜃楼到知行合一,我希望今天正在实践路上的六位跨界专业人士对元宇宙的讨论思考,能够给大家带来启示。

辛鹏骏:元宇宙一定不是一个概念,也一定不是某个行业的专利,它是一项长期的实践,也是一个全民全社会的数字化进程。未来,每个人、每个机构,甚至每种体验,都有自己的元宇宙,与我们的实体宇宙、物理空间并行的一个数字化的存在。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收获自己的元宇宙,收获元宇宙的价值,收获元宇宙的快乐。

0

责任编辑:胡媛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评论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