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帽“网速慢、资费贵”:电信市场跨入新周期
通信产业网|2022-03-09 18:22:27
作者:赵妍 崔亮亮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赵妍 崔亮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信息通信发展颇多着墨,明确提出促进数字经济发展、推进5G规模化应用、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等。值得关注的是,“提速降费”未出现在政府报告中。这是自2017年以来,连续6年在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被强调的“提速降费”,首次未被提及,受到业界关注。

一直以来,电信业是重大周期性的行业,受技术迭代、政策环境和投资周期等因素影响。“提速降费”不再被强调,以数字经济替代“提速降费”,意味着电信运营市场正在进入新发展周期,有关政策取向正从“提速降费”演进到面向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摘帽“网速慢 资费贵”

“提速降费”降低社会总成本 激发数字新活力

“这说明经过几年的努力,社会和普通用户对提速降费的效果比较满意,矛盾不是像过去那么突出了。”清华大学教授吴金希向《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表示。

事实上,自2015年最早提出“提速降费”以来,七年间经过行业内外的共同努力,电信市场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电信运营商已经甩掉了“资费贵、网速慢”的帽子。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提速降费”时,整个行业处于数字经济的发展前夜,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向《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表示,这需要运营商最基础的网络支撑,通过提速降费释放出了整个社会的生产力,支撑企业创新发展。虽然运营商损失一些行业收益,但激发出整个社会的数字创新力。

据了解,“提速降费”七年来,三大运营商通过宽带提速不提价、流量不清零、取消语音通话长途漫游费等措施,大幅度降低了固定宽带单价和移动流量单价。固定宽带和手机流量的平均资费下降超过了95%。

举例而言,2014年移动流量平均资费139元/GB,2021年底已降低到3.14元/GB左右,降幅达到97.7%。固定网络每M月均资费0.3元,比2014下降95%。

资费降低促进了网络的普及和应用的推广。目前,中国的移动电话普及率达到115.9%,移动用户普及率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68%),也远高于美国、韩国市场86%的普及率。宽带用户5.26亿,家庭普及率超过122.3%。“提速降费”推动中国在全球最大人口市场实现了全球最高的移动电话和宽带的普及率。

网络“提速降费”在惠及用户的同时,对降低社会数字化总成本、促进互联网创新就业、丰富数字经济新业态、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积极的意义。

在“十三五”工业通信业发展成就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表示,网络“提速降费”的实施促进了互联网产业快速发展,网上购物、在线教育、移动支付、短视频,丰富多样的应用,全方位的影响人们的衣食住行。最新财富世界500强中,全球互联网公司7家上榜,4家来自于中国。

由于网络基础设施的不断“宽广”,智能制造、智慧农业、智慧旅游等越来越多的融合应用加速了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信息通信技术和实体经济的融合步伐加快,“智慧”标签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让更多行业驶入数字化之路。

在主要运营商信息技术和服务的推动和赋能下,中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

在主要运营商信息技术和服务的推动下,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势头强劲。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1年)》显示,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8.6%;数字经济增速达到GDP增速3倍以上。

在2020年央企经济运行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表示,通信企业贯彻落实提速降费等要求,全年让利约460亿元。在今年全国两会,有政协委员提出,过去5年我国网络的“提速降费”累计让利超过7000亿元。

事实上,运营企业的让利,让将价值直接传导给广泛的通信用户、中小企业和互联网服务商、内容提供商、“双创”开发者、数字化应用从业者等。仅在数字扶贫方面,以中国联通为例,2021年累计为170多万帮扶用户“精准降费”超过3亿元。

降价空间小 创新机遇大

在积极推动“提速降费”的同时,承担业绩考核压力的电信运营商在存量市场竞争中屡屡陷入价格战,基层市场恶性竞争时有出现。流量漫游取消后,市场进入人均1.2部手机的存量市场竞争中,增量用户发展完全逼近天花板。

野村综研数字化能力总监陶旭骏向《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表示,提速是市场行为,降费也要根据市场。运营商是市场主体。目前总体电信资费市场确实到了降无可降阶段。

舒华英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表示,近年所有的行业费用都在上涨,唯独运营商资费在连续下降,幅度并非常大。舒华英教授认为,目前运营商资费已降无可降,流量、宽带已降至非常低的水平。

近年来,在积极推动“提速降费”的同时,三大运营商也面临存量市场竞争激烈、市场格局固化以及5G建网投资高变现慢等挑战。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移动市场稳定在60%市场份额区间;宽带市场份额占据近半壁江山并一路走高。天花板之下、固定格局之中,用户数量的竞争,已经成为三大运营商之间的“换手”游戏。

作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者,通信行业具有重资产依赖高、投资周期长、技术迭代快的特点。

与此同时,作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者,通信行业具有重资产依赖高、投资周期长、技术迭代快的特点,大规模的资本投入和运营开支是基础设施运维的保障。

仅过去的一年,中国移动的资本开支达1836亿元,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分别是870亿元和700亿元。其中,中国移动5G相关资本开支是1100亿元,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分别达到397亿元和350亿元。随着算力网建设的启动,数据中心、管理中台等的建设与维护以及能耗成本等也将是可见的支出。

毫无疑问,在数字经济发展的新阶段,业务资费降无可降,但信息基础设施运营成本不断推高。主要运营商在资本市场被低估的市值,折射了运营企业在价值链上的一些挑战。

但,现在正在改变:一个广阔的数字经济蓝海的大幕正在拉开。多位专家向《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表示,在数字经济的新航道,运营商在打通信息“大动脉”的基础服务和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的数字化大服务两个维度上都“钱”景广阔。诸如有关运营商提出的“大联接”、“大计算”、“大数据”、“大应用”、“大安全”等五大主责主业的厘定,为新周期的电信市场开了好头。

在新周期高质量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事实上,从2019年起,在积极推动“提速降费”的同时,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主要运营商工作的总基调。

无疑,在连续七年深入推动“提速降费”下行业迎来的新发展周期,实现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新发展格局下对运营企业的必然要求。

5G To C走向To B已经成为产业共识。5G商用两年多,5G行业应用也崭露头角。尽管商业模式的明晰需要一个过程,但积极因素已现。运营企业要把握5G-Advanced的演进方向,紧扣经济社会数字化发展的高价值场景,推动5G To B规模商用。

在云网融合方面,运营商在网络架构和组织机构进行改革,云计算、边缘计算以及在此基础上出现的混合计算,大大提升了云网服务能力。兼具云网优势的运营企业,加快云服务的深耕,将是新周期运营发展的“黄金道”。

云网融合、算力服务,正在为新周期运营企业提供新机会。

在风起潮涌的算力网发展进程中,运营商无疑是全国一体化算力网建设的主力军。构建算力基础设施和灵活多样智能的算力服务,将推动新周期运营企业“脱胎换骨”。

专家认为,作为数字经济底座的构建者、国家网络安全的维护者、国有通信事业的运营者,在“提速降费”后的新发展周期,运营商要深刻认识自身定位,厘清初心、使命,不能受困于、固化于旧有的僵化的KPI,换轨发展模式,扎实树立通信业新发展观,从传统业务竞争调整到数字化创新发展,从简单价格竞争换轨到通信价值创造,从存量市场争夺扬帆到广阔数字经济蓝海,携手舞好数字经济集体舞、团体赛,实现新周期新阶段的高质量发展。

数字时代赋能千行百业,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通信产品服务是电信运营商的必选项,吴金希表示,未提及“提速降费”但并不表示可以“万事大吉”,运营企业要继续挖潜,提高技术创新能力,增强服务水平,在新周期实现新价值。舒华英也表示,不再强调“提速降费”,对于运营商的压力变小,提供更多政策空间,运营企业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5G的创新和数字化服务上。

专家表示,即使在新发展周期,“提速降费”推动的竞争力提升和高质量发展,继续要求运营企业必须持之以恒塑造核心能力、创新力量,共同打造中国运营商的价值“金招牌”。

微信图片_20220309181910.jpg

0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