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韦乐平:NFV进展不及预期 网络将从“随选”迈向“随愿”
通信产业网|2019-04-17 13:39:13
作者:谭伦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谭伦)“SDN的应用步入了商用化轨道,但NFV只有部分领域进入商用,总体进展不及预期。”在今日举行的2019中国SDN/NFV/AI大会上,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介绍了SDN与NFV的发展现状,同时指出,网络需要从“随选网络”迈向“随愿网络”。

WechatIMG1362.jpeg

SDN与NFV发展各异
几年过去,SDN和NFV的发展已经开始呈现不同的境遇。
SDN方面,韦乐平指出,SDN的主要标准和开源码基本成熟可用,同时SDN的应用步入商用化轨道,DC内和DC间的SDN应用已规模商用;电信网如骨干IP网已开始在部分领域商用;SD-WAN成为SDN的主要业务应用场景。
NFV方面,标准和开源码基本成熟可用。ETSI的R2版本也基本可商用。R3版本重在MANO管理、SDN协同、云原生NFV等,推迟到年底;ARM架构正从移动端向DC和网络延伸,NFV主要应用在vEPC、vIMS和部分vBRAS场景。“目前,NFV在部分领域进入商用,但总体进展不及预期。”韦乐平总结道。
但挑战仍然存在。一方面,SDN标准碎片化严重,特别是控制器与协同编排器北向接口不统一,难以实现跨厂家协同;控制器南向接口依然不成熟,跨长家互通不行;复杂性使得端到端跨厂家管理运行依然是梦想。
另一方面,韦乐平指出,NFV发展受限的原因在于不济利益纠、产业链支持弱、进展比SDN慢等成为主要原因。对于NFV的未来,分层解耦、跨厂家集成依然是努力目标,但考虑复杂性和时效,同厂家的分层解极仍是早期方案。

       此外,对于备受关注的SDN/NFV在开源方面的发展问题,韦乐平回应道,IT界开源进展较快。社区活跃、应用环境和业务逻辑简单,IT和互联网界的迭代开发能力强,相比之下, CT界历史包袱比较重,设备多、 种类多、接口多、协议多,组网复杂这些传统“电信级”的严苛要求,使得CT节行业垄断和封闭历史久,观念落后IT界近40年。同时,CT界软件快速迭代开发能力弱,导致开源进展较慢,成熟性和商业性较差。

       “开源是整个ICT行业发展的大趋势,CT界需决心‘去电信化’和培育开发能力。”韦乐平表示。

WechatIMG1358.jpeg

为什么是“随选网络”?
早在去年的SDN大会上,韦乐平就提到了“随选网络”的概念。随着亚马逊、谷致和微软等云服务商提供按需随选的计算资源、服务器和存储器,取得了很大成功。运营商试图将其应用到电信网,但其复杂性和刚性设计导致现有网络最适合人工静态资源配置。
SDN/NFV为“随选网络”的推进提供了技术抓手。韦乐平解释道:“SDN解决统一编排和跨域互通,NFV解决设备虚拟化和业务快速加载。”据悉,目前AT&T已率先在170个城市提供了业务,取得了初步成功。
韦乐平也在现场介绍了中国电信推进“随选网络”的经验。在他看来,技术+市场成为了“随选网络”的双驱动力,同时,应该以增量发展为首要方向,避免对存量老系统、老设备的大量改造。
不过,“随选网络”还存在不足,一是在编排和控制层面,智能化程度还处于初级阶段,更多依赖网络语言,无法实现业务/用户语义;另一方面,虚拟化网元性能有限,运营维护体制还未跟上。

       因此,韦乐平表示,“随选网络”还需做很多基础性工作,主要是数据的准确性和端到端的自动化。

WechatIMG1357.jpeg

从“随选”迈向“随愿”
但是,“随选网络”也仍然面临升级的需要。首先是网络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和日新月异的新业务需求及数字化转型驱动,靠人工方式已无法应对。其次,业界期望使用“业务意愿”作为网络和IT基础设施生命期管理的驱动因素,通过自动化方式将业务需求即时转化为网络和IT基础设施的执行,实现两者的快速适配,产生真正的商业价值。
“更重要的是,SDN,NFV,Cloud和AI等关键技术已基本可用。”韦乐平表示,基于此,“随愿网络”应运而生。
所谓“随愿网络”,即IBN(Internet Based Networking)。韦乐平详细介绍道,IBN是跨网、跨域的高层智能联网,应用层只需简单地用自然语言表达希望网络完成什么,随愿网络就能将上述意愿转换成具体筑略,并自动根据相应策略在复杂和异构环境下完成跨网跨域的网络配置,实现应用层的商业目的。
韦乐平进一步阐述了“随愿网络”具备的一系列特征。他指出,IBN可以加速数字转型、云化进程、物联网发展,同时应对网络面临的各种挑战。IBN可以看作是“随选网络”的进一步,即从目前按需、自助、弹性的网络服务向自动化闭环、意愿驱动的网络组织演变,是CTNet2025从1.0边向2.0的基本特征之一。

“IBN不是单点产品、单项技术或单个软件,而是面向端到端高层智能网络架构的长期演进任务。IBN将嵌入组织、流程和技术,涵盖所有相关领域,其发展是演进式的,可从单领域或局部开始。”韦乐平补充道。

WechatIMG1355.jpeg

“随愿网络”面临两大挑战
最后,韦乐平指出,向“随愿网络”的演进面临两大挑战。
一是技术上的挑战。韦乐平称这来自两方面,首先是标准缺失或滞后,大量私有APYCLI阻碍了异构组件环境下的闭环自动化形成。其次是“随愿网络”需要将网络视为单一实体,而建立跨厂家的端到端联网历来是恶梦,涉及技术和利益巨大冲突;庞大而复杂的网络自动化本身就是巨大工程。
二是文化和组织流程的挑战。“随愿网络”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网络的设计和运营方式,风险成为运营商发展的很大障碍,同时组织和流程的匹配转变是更大的挑战。

       即便如此,韦乐平仍强调“随愿网络”是大势所趋,“越是迷茫,就越是要向远处看,就越是能看清洪流中的未来。”借用孙正义的此番名言,韦乐平也在大会上再次提醒产业界,要时刻保持清醒,才能在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与需求挑战面前,顺利完成数字化转型。

WechatIMG1363.jpeg

20

责任编辑:谭伦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