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评论 | 提速降费永无止境
通信产业网|2018-03-09 08:27:31
作者:辛鹏骏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通信产业报(网)总编辑 辛鹏骏)信息通信技术的进步,根本来讲就是为了提速降费。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信息通信业绝不能缺位。只要网络还没有像空气那样充盈,提速降费就永远在路上。

“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实现高速宽带城乡全覆盖,扩大公共场所免费上网范围,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这是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对2018年政府工作建议所明确要求的。这也是两会之际信息通信业给出的一个“大红包”。

念兹在兹提速降费

十八大以来,“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深入人心,信息通信领域提速降费持续推进。2015年4月,李克强总理要求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实现“薄利多销”;2015年5月,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提速降费,并指出这不是政府的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2016年12月,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要切实提高人民群众对提速降费的“获得感”;2017年2月,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提速降费不仅是给老百姓送红包,更对国民经济转型升级意义重大;2017年3月,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2017年7月,总理在三大运营商调研时,更一语道破提速降费的本质:提的是企业竞争力,降的是社会总成本。

过去几年,正是在总理对提速降费念玆在兹的推动下,在工信部的努力下,提速降费成效显著,用户获得感明显。三年来,宽带用户资费下降了90%,移动用户资费下降38.5%。

微信图片_20180309082409.jpg

薄利多销实现多赢

用户获得感提升的同时,是不是电信企业的盈利能力在下降呢?

工信部近三年的统计数字一目了然。提速降费第一年2015年,全国电信业务收入完成11251.4亿元,同比增长0.8%,增幅回落2.8个百分点。电信业务总量完成23141.7亿元,同比增长27.5%,比上年提高12个百分点。2016年提高提速降费获得感,当年电信业务收入完成11893亿元,同比增长5.6%,比上年大幅回升7.6个百分点;电信业务总量完成35948亿元,同比增长54.2%,比上年提高25.5个百分点。2017年取消长漫费,电信业务收入完成12620亿元,比上年增长6.4%,增速同比提高1个百分点;当年电信业务总量达到27557亿元(以2015不变单价计算),比上年增长76.4%,增幅同比提高42.5个百分点。这三年的数字,只有唯一的结论,就是提速降费实现了“薄利多销”,并且,利并不薄。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通信不可缺位

信息通信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先导性、支柱性产业,这个定位清楚地标明这个行业的角色与作用。基础性就是通信业是国民经济的网络基础和信息保障;先导性就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前提和必要条件,“要想富先修路”;支柱性就是产业自身经济体量庞大、所辐射的产业链经济规模巨大。发挥好基础性、先导性、支柱性作用,显然不是三家运营企业自身的企业利润所能考量的。

在今年中央政治局就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第三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由社会经济活动各个环节、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相互关系和内在联系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毫无疑问,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离不开信息通信网络;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信息通信业也决不能缺位。以提速降费为“牛鼻子”,进一步发挥好基础性、先导性、支柱性作用,就是信息通信业对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最大贡献。通信业重要定律之一梅特卡夫定律也表明,通信网络所创造的价值,与其连接数的平方成正比。

提速降费反映通信技术本质

从技术角度来讲,提速降费,是信息技术和信息经济发展的必然特征。摩尔定律、香农定律的内在规律和一切技术的进步,都是以提高信息传输的能力,降低每个比特信息传输的成本为天然目的。所以,无论是光通信的每一个进步,还是无线通信的每一次迭代,都是在跨越式提高比特传输速率。而网络的软件化、智能化,更进一步降低网络成本、提高网络效率。

信息通信的技术进步,根本来讲,就是为了“提速降费”。信息通信的基础设施建设、网络迭代还正在路上,因此,提速降费还只是在过程中。未来,在信息社会的天空,网络就要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无处不享。信息通信业的基础性作用不可替代、先导性角色毋庸置疑、支柱性能力还空间还巨大。信息通信产业链企业的商业机会,不言自明。

优化考核促进提速降费

另一维度,面对通信业这一天然垄断性行业的考核与评价,也要与时俱进。国资管理部门在通信央企经济增加值、利润、收入等这些财务指标的同时,也要考虑对整体经济增长的拉动和社会发展的贡献,至少应该作为考核更大权重的加分项。作为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自身财务指标的重要性,实际上要远低于其对整体经济的贡献。比如,在财务指标之外,石油企业也应看重更高质量的油品开发和更低的价格,以从根本上促进改善排放和降低社会交通成本;电力企业应看重高质量的供电产品和更低的价格,以根本保障用电安全和减少对其他非清洁能源的消耗;商业银行也应看重金融过程的成本降低,以提高社会资金使用效率,等等。

近年来电信企业提速降费,有效降低社会的网络总成本,积极赋能“双创”,对促进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做出巨大贡献,如果还仅仅停留在只着力在经济增加值等指标的考核,那么,既不公允也不科学。运营企业为实现A类绩效,不仅极容易导致基层竞争的无序甚至“惨烈”,运营商也从根本上缺乏“提速降费”的企业动力。如果提速降费还只能靠总理推一步才走一步,那也从根本上很难更好落实“提的是竞争力,降的是总成本”的提速降费大初衷。因此,优化对基础运营企业考核,将从根本上促进提速降费更好落实:既保证企业的市场竞争活力,也激发企业的社会贡献动力。

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不会一蹴而就,信息通信业的提速降费也不会止于当前。只要网络还没有像空气那样充盈,提速降费就永远在路上。

微信图片_20180309082416.jpg

152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