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年报媒体问答纪要丨胡厚崑:手机是消费者战略中的一部分 定位智能汽车部件供应商
通信产业网|2021-04-01 12:13:19
作者:党博文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党博文)3月31日,华为发布了2020年度报告。2020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89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随后,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与华为副CFO史延丽就华为年报细节与消费者业务未来发展等问题接收了媒体采访。

据了解,受消费者业务无法使用GMS生态的影响,华为在亚太区、美洲地区、欧洲中东非洲地区的消费者业务均同比下滑,2020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收入4830亿元,同比增长3.3%。

微信图片_20210401121240.jpg

“从去年来看,华为手机业务确实受到供应限制的较大影响,未来华为消费者战略中,手机是其中一部分,但不是全部。”胡厚崑表示,未来消费者业务一定是以消费者为中心、以体验为中心,不同的硬件只是不同的接触手段而已,在未来,大家会看到越来越多在这个战略之下,华为推出的新的面向消费者的硬件和软件服务。

据胡厚崑透露,在消费者业务中,虽然手机销售下滑,但是手机之外的“8+N”业务去年实现65%以上的增长。

谈及ICT行业的造车“热潮”,胡厚崑指出,华为定位为智能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华为掌握的ICT技术可在未来智能电动汽车几个关键的基础子领域,都能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包括智能驾驶、智能车云服务、智能座舱、智能网联及智能电动,希望这些能进一步强化我们智能汽车业务的定位,更有竞争力,我们的追求是帮助车企造“好车”,“造好”车。

附:【Q&A媒体问答】

1、《深圳特区报》周雨萌:我们都知道,也非常理解,华为这两年非常不容易。可不太理解的是,这么难的情况下,在美国不断的制裁下,华为仍然取得了现在的成绩,相信这背后一定有非一般的努力和更深层的原因,请胡总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谢谢!

胡厚崑:谢谢你的问题。刚才做报告时,我特别提示了去年收入略有增长,但坦率地说,跟过去几年的增速比明显放缓。过去五年,我们营收复合增长率在14%左右,利润增长率也是14%左右,去年明显放缓。这说明,华为去年确实是非常不容易。这个放缓的背后,我们要坦率承认,美国对我们的打压给我们带来了直接影响,对消费者业务,特别是对手机产品影响非常大。

去年我们仍取得了小幅增长,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我们自身的努力,如积极采取措施让供应实现多元化,这是保持供应连续性的重要保障。同时,我们依然坚持持续技术创新投入,去年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依然达到15%以上,这种强度在历年中属于较高水平。在这背后是华为全体员工共同的努力以及伙伴、客户的信任和支持。

另一个方面,客观来讲,华为去年的增长可说是顺势而为,抓住了几个机会:

第一,从产业维度来看,去年疫情虽然那么严重,但我们的运营商业务基本保持稳定。疫情对正常工作生活带来影响,但同时对网络的需求也在增加,流量大幅度增加。无论是网络容量、覆盖还是服务,运营商的需求都在增加,令运营商业务保持稳定发展。

另一方面是企业业务的增长。政企业务过去几年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去年也不例外。

消费者业务中,虽然手机销售下滑,但是手机之外的“8+N”业务去年实现65%以上的增长。这些从业务角度都能抵消一些负面影响。

第二,从区域维度看,中国市场,无论是运营商业务还是企业业务或是消费者业务,在全球来看都表现非常亮眼,去年占了总收入的65.6%。我们看到,中国5G网络第一阶段的部署在去年基本告一段落,5G方面投入增长很快。

中国各行各业向数字化、智能化的转型,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无论是各类数字设备、解决方案还是云服务,需求都非常旺盛。去年中国市场云服务增长非常迅猛,这都得益于中国各行各业数字化进程加速。消费者业务方面虽然我们手机销售下滑,但是在中国市场收入在增长。

2、《彭博社》Gao Yuan:您讲到手机业务遇到非常严峻的挑战,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手机出货量其实也在迅速减退。在今年尤其是芯片供应非常紧张的情况下,CBG手机业务发展趋势怎么样?华为有什么策略去应对包括原材料的紧缺在内,全球华为手机业务中出现的问题?

胡厚崑:华为消费者业务大家一直非常关心,尤其手机业务。过去几年华为手机已成为领先的全球品牌,全球拥有几亿用户。从去年来看,确实手机业务受到供应限制的较大影响。

今年,整个供应形势依然不太明朗,很难预测下一步手机业务会有怎样的变化。但是,每年的旗舰机型目前还会按原计划推出。比如说,最近发布的第二代折叠屏手机,现在市场上依然保持着“一机难求”的江湖地位。

我们也相信,在未来几年华为手机仍可保持市场领先者的地位。

从华为消费者业务来讲,手机是其中的一部分。下面结合你的问题,想谈一谈华为怎么发展消费者业务。简单来讲,华为未来面向消费者的整体战略,是以用户为中心,聚焦五个关键的高频应用场景,打造智慧化全场景的用户体验。

实现这个战略,从技术上我们需要在华为鸿蒙操作系统、HMS和AI这几层关键技术上持续不断地做深度创新投入。事实上,华为这些年一直在这样做,现在也没有停止。这是华为消费者业务发展的硬核竞争力。

在此之上,我们会打通服务和硬件两类生态。作为消费者,当你使用唯一的华为用户ID,会在不同的终端上体验到不同的服务,而且这种体验是无缝的、高度智慧化的。

我们认为,未来消费者业务一定是以消费者为中心、以体验为中心,不同的硬件只是不同的接触手段而已,手机也一样。这一战略已经实施几年了,在去年手机销售下滑的情况下,其它硬件和服务销售反而呈现很快的增长态势。这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这样的趋势符合消费者市场需要。

所以说,未来华为消费者战略中,手机是其中一部分,但不是全部。而且这个战略现在也得到了合作伙伴,包括渠道合作伙伴、服务生态及应用生态合作伙伴的积极响应。我相信在未来,大家会看到越来越多在这个战略之下,华为推出的新的面向消费者的硬件和软件服务。

3、《BBC》Gordon Corera:在过去一年华为在美国制裁这场风暴中挺过来了,但是这场风暴似乎并不会结束。随着新一届的美国政府上台,很有可能新一届美国政府会进一步推动中美之间的脱钩。请问您怎么看待这种情况的长期影响?据报道华为积累了很多的芯片库存,想请问华为还需要多长时间才可以自行生产高端设备使用的高端芯片?

胡厚崑:这个问题,我相信也是在座媒体朋友们共同关心的问题,就是地缘政治的冲突对华为这样的跨国公司带来的影响。其实从华为过去两年的遭遇中,大家可以看到,首先我们高度依赖的全球供应链在地缘政治冲突之下被破坏了。我不知道这样的破坏最终谁从中得益,但从产业界整体来看,供应链的上下游似乎都是受害方。从华为自身,去年有一部分业务下滑,直接由全球供应链被政治性破坏导致。

从我们上游供应商来看,他们也是受害方。过去几年,我们对美国供应商采购平均每年都在100多亿到200亿美金的水平。冲击之下,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并不是华为不买,就有其他人会去顶上华为的空缺。虽然可能会弥补一部分,但其实有很大部分供应量都会被其他供应商拿走,其它供应商是指非美国的供应商。而且由于美国对华为制裁中,有很多不公平的长臂管辖要求,供应商未来实施供应时会想方设法避开美国因素。这种局面对产业界整体都没有好处。

华为作为受影响比较大的一方,也觉得非常不公平。事实上,不仅来自美国的上游供应商受损,华为在受损,其实下游的消费者也在受损。如果一个政治性决策让产业链的不同环节都在受损,那是不是应被及时纠正?

关于芯片的供应问题,华为在过去两年为应对不公平的制裁,投入了非常多的现金资源,形成了器件储备。这些储备对于满足客户的需要,尤其是To B客户是没有问题的。最终整个芯片供应的改善,还是取决于全球化半导体供应的产业链合作如何得到修复。

现在,整个人类社会在数字化进程中对芯片的依赖越来越高,深入到各个领域。比如说,最近几个月汽车供应芯片吃紧,使得全球汽车行业都受到很大影响。基于全球化的半导体供应链,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共同基础。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全球化与合作,共同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

4、《第一财经》记者李娜:请问史总,我看到财报当中写到华为营业利润率过去几年一直在下降,从2018年的10.2%下降到2019年的9.1%,2020年是8.1%,这种趋势下能不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细节。刚刚胡总说到外部环境可能短期内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我们有没有其他的应对措施?

史延丽:了解华为的媒体朋友都知道,华为长期以来不是一个追求高利润率的公司。在去年这种艰苦环境中,我们保持业务连续性的同时,还在坚持高强度、面向未来的研究和开发投入。

刚才胡总报告中也提到了,去年整个研发费用投入占总收入比例接近16%,我们依然会坚持这一战略。

第二,去年也有一些很现实的情况。为应对疫情,我们积极复工复产,所以在物流、交付和行政方面的开支有所增加,这导致盈利水平略有调整。

我们会持续加大面向未来的投入,保持强健的未来发展能力。

另一方面也会持续内部挖潜,提升运营效率,用数字化工具改善内部运作,降低内部运作成本。

5、阿联酋《国民报》Alkesh Sharma:请问华为在中东地区业务在不断增长还是在衰退?华为目前在全球获得了多少个5G合同,其中有多少在中东地区?

胡厚崑:华为在中东开展业务已有二十多年,一方面,华为在中东是非常重要的ICT基础设施和个人消费终端供应商。另一方面,全球范围内,中东是华为营收非常重要的来源,我们与广大客户及各国政府、监管机构都建立起了非常好的关系。

以你所在的阿联酋为例,所有5G网络,华为都是重要的供应商。事实上,全球刚开始3G网络建设时,当地运营商Etisalat就是华为最早的3G客户之一。在阿联酋,尤其是阿布扎比和迪拜两个机场,全球旅客转机时,都能体验到全球最好的网络服务。

企业业务方面,过去5至10年我们也取得很大发展。在阿联酋,我们不仅给很多企业提供服务,还和当地机构一起合作推出了公有云。终端类产品,尤其是手机,在中东卖得非常好。我记得有相当长的时间,迪拜地标哈利法塔每晚的灯光秀都有华为手机的广告,那堪称全球最有创意的广告之一。

迪拜乃至阿联酋,只是我们在中东发展的一个缩影。过去20年,华为作为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从新来者到领导者,深度参与整个中东地区的数字化进程,我们为此感到非常骄傲。近2年,我们帮助很多中东客户建设了5G网络,中东也在全球5G发展中起着引领作用。据我们统计,现在中东5G用户已达到260多万的规模。同时,中东各行各业的5G应用已经开始。

当然,华为对于中东数字化的贡献,不仅仅是靠带去最好的技术和解决方案,我们还积极帮助中东各国培养ICT人才。5年前,我们启动了ICT生态建设项目,和区域内400多所院校合作,覆盖8万多名学生。

即便在去年疫情非常严重时,华为也专门开设了在线学习的平台,帮助区内各国学生学习ICT技术。通过这一平台,去年中东有3万多名学生参加学习,其中9000多人获得华为的专业认证,包括5G、AI、云等领域。

我们相信在中东地区的数字化进程中,华为会扮演多重角色,不仅能提供好的技术,还能帮当地培养人才,这才会产生更长远的价值。

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向中东朋友预告一下,在2020年和2022年中东有两大盛会,一是阿联酋世博会,二是卡塔尔世界杯。华为已开始跟本地伙伴一起,为这两个重要活动提供从5G网络到终端的全面支持。我们也期待用创新的技术,给中东各国消费者带来更多欢乐。

6、《路透社》David Kirton:请您进一步说明,去年海外销售收入下降有多少是源于疫情?有多少是源于地缘政治?第二,华为现在不断发力的云计算、人工智能和数字化等业务,是否依然会面临安全方面的争议?是否可以预测,明年华为在发布年报时会更加依赖中国市场?

胡厚崑:首先,第一个问题我们很难去做区分,到底一个区域的收入变化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坦率讲,这个问题无法回答。

第二个问题,2021年整个区域的收入结构会怎么变化,现在很难预测。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市场的表现依然非常强劲。另一方面,我们预计,当疫情在全球得到逐步控制后,全球各国的需求可能会回到上升轨道。

我个人认为在2021年,可对来自中国以外的收入做乐观预期。预测具体是多少,说实话就好像猜疫情何时结束一样,很难找到答案。

7、《全景网》王燕飞:请问胡总,当前华为汽车业务进展如何?何时华为会有新车问世,未来华为对汽车相关业务有怎样的预期和部署?

胡厚崑:现在车确实是个非常热门的话题,而且成了一个跨界话题,做ICT的公司好像不谈车就有点落伍。这其实反映了一个趋势:大家都看到汽车行业像其他行业一样,也走到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时间点。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人类工具,车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电动化和智能化,这个大趋势不可改变。这点,华为也看到了。

华为这么多年有深厚积累的ICT技术且不断创新,在汽车行业的数字化进程中,有很大发挥空间。几年前,华为已开始投入智能汽车领域,陆续公布了智能汽车相关战略。

我们定位为智能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掌握的ICT技术可在未来智能电动汽车几个关键的基础子领域,都能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包括智能驾驶、智能车云服务、智能座舱、智能网联及智能电动。

今天,华为作为智能汽车部件供应商定位依然没有改变,而且非常明确。去年华为从投资管理上,把智能汽车的投资管理和消费者的投资管理在内部做了合并。这个举措可带来两个方面的好处:

第一,我们对于消费者体验的理解,可以更好反映在智能汽车部件的创新上。

第二,华为在面向消费者领域的设计能力非常强,尤其是工业设计。希望这些能进一步强化我们智能汽车业务的定位,更有竞争力,我们的追求是帮助车企造“好车”,“造好”车。两个好,一个是帮大家造好的汽车,第二个是把车造好。

8、记者:关于芯片设计和制造的问题,传统上华为芯片设计能力很强,因为华为有海思专门负责芯片设计。请问现在海思是否仍然在搞开发,是否有举措去探索芯片制造?

胡厚崑:首先感谢你对海思的关心,现在整个海思的团队状况非常稳定,员工都在积极投入工作,因为他们还有很多创新工作要做。

谈到芯片问题,需要再次强调,华为公司的定位还是个ICT系统设备的供应商。对于芯片,尤其是全球化芯片产业链,依赖还是很强的。过去这些年,海思凭着比较强的设计能力,参与全球半导体产业合作。我们也预期,基于全球合作的产业链,依然会是也应是半导体发展的主流。

在这种认识之下,我们会坚持基于开放合作的创新。但同时,我们也希望各国政府,尤其是政治领袖们,能够为产业链的恢复提供帮助,使全球合作得到加强。

4

责任编辑:党博文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