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中移动2000亿TD投资真有那么大社会价值?
通信产业网|2014-12-29 08:44:51
作者:老解1972来源:创事记

如述:TD-SCDMA终究只是一种通信技术,且是仅能应用于通信产业的通信技术,所以在讨论TD-SCDMA的价值的时候终究不能脱离其为产业发展而带来的贡献,脱离产业价值而如正言在《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中谈什么“TD-SCDMA的规模投资和商用牌照的发放,收获了一个国际共识:中国说到做到。国际社会通过TD-SCDMA的历史确认了:如果中国提出一个标准,一定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起来,中国对自己的创造有了自信”,虚妄到中国需要用2000亿投资来买一个国际认知就难免贻笑大方了。此外,脱离TD-SCDMA的产业价值谈什么TD-SCDMA技术究竟是西门子赠送的还是大唐自主发现的、谈什么TD-SCDMA专利中中国企业所占比例有没有超过外国公司等等论题,其实都是避实就虚。

技术标准的产业价值无非体现在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两个方面,前文已经论述了中国移动2000亿的TD-SCDMA投入未能获得相应的经济价值回报,下面就再围绕着挺TD派高举高打的几个关于TD-SCDMA的社会价值的观点做些简要分析。因为社会价值的认定很难定量,所以挺TD派的很多观点都是凭个人感觉来定性,比如身为TD联盟秘书长的杨骅先生在《杨骅回击“TD盖棺论”:TD创新意义绝不浅止于3G》的采访中一下子给出了“远超越3G和通讯”的“8个重大意义”,其虚无缥缈就远不如项立刚《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一文所举三大战略机遇来得实在。

其一,项文认为TD-SCDMA的商业部署改写了中国电信设备市场的格局,“通过TD-SCDMA的影响,中国企业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电信市场设备的主要提供商,这不但降低了成本,减少了外汇支出,同时对于国家安全也是意义非凡“。项的这个判断当然是基于中国通信设备市场的当下结果而下的判断,但当我们沾沾自喜于国内厂商占据了国内市场的主导地位提升了国家安全的时候却为什么又对于美国政府以安全为理由拒绝华为进入而愤愤不平呢?当我们通过自主标准将本土市场封闭起来用于培育国内产业链成长的时候,我们能冀希望于这些自主标准下的蛋们在外部获得多大的开放市场机会呢?TD-SCDMA发展到最后只有中国移动一个市场,如果我们仍然以封闭的心态发展4G,TD-LTE在中国之外的市场空间又有多大呢?

至于项立刚在其《TD-SCDMA是怎么帮助国产设备商实现大逆转的?》一文中所津津乐道地“中国通信设备市场只能是华为、中兴这些企业的天下,国外企业失去了中国移动这样一个大市场,可能会永远失去了。所以近两年,我们经常听到华为、中兴大规模招人,国外企业经常在大规模裁员。这里TD-SCDMA功不可没”,更是虚无民族主义心态在作怪,岂不知当今已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开放的市场与外来投资相辅相成,国外企业在中国大规模裁员甚至撤资,难道影响的不是中国市场的就业和中国政府的税收与GDP?如此心态与叫嚷抵制日货、上街打砸日本车的愤青何异?

也还有论者将华为成长为移动通信设备全球第二大也归功于TD-SCDMA,更是自说自话了。华为并不是TD-SCDMA的坚定追随者,华为能取得今日之成就恰恰就在于其开放的价值观,任正非的眼界决定了其不能将公司的未来发展系于仅限于中国移动市场的TD-SCDMA上,所以华为研发投入更多是放到了市场空间更为巨大、规模效应更为显现的WCDMA上,在TD-SCDMA上一开始也仅仅是通过与西门子合资的鼎桥来做试探性投入而已,虽然后来出于在国内市场与中兴竞争的需要而加大了TD-SCDMA的投入力度,但终归还是WCDMA的回报成就了 华为70%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的国际霸主地位。反过来看TD-SCDMA的始作俑者大唐却只能自缚手脚于中国移动之一隅,且因为产品品类的单一和后续投入的不足而陷入万劫不复的泥潭:其在中国移动3G市场份额逐年被人替换蚕食,到4G招标时又能力不济再遭挤压,只落得打着国企要照顾国企的牌子四处化缘求乞的境地,真是成于TD也败于TD啊!

更有甚者,将TD-SCDMA抬升到影响全球移动通信产业格局的高度上,如正言在《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与我和小宝的互联生活在《“TD式创新”的价值》一文中均将前国际巨头西门子、朗讯、摩托罗拉的被并购命运归结于中国移动采用了TD-SCDMA技术,则是不自量力的妄谈了。这些国际巨头在2G时代就已经因为成本高企不能适应中国移动的GSM主设备集中采购体制而遭受份额流失,相应中国市场在其全球收入结构中的占比地位已是持续下降,所以其业务重心也不是中国市场了。对于这些国外巨头而言商业逻辑非常清晰,一地市场业务收入下降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在该市场大力压缩成本而已,根本不可能会让一地市场影响到整个公司的命运,所以真正压倒这些国外巨头的是2008年前后的经济危机,是欧美市场的全面需求下滑,而不是中国移动市场的TD-SCDMA这根稻草。

其二,项文认为TD-SCDMA逼出了中国的芯片产业,由于“我们要做的芯片很难市场化,无法进行量产,你做的任何一款芯片,都是追赶别人的脚步,你做出来产品,技术水平没有别人先进,能力没有别人强,成本也不低“所以中国芯片产业一直无所作为,直到TD-SCDMA的出现给了中国芯片产业弯道超车的机会,最终取得了“TD的终端芯片70%是中国企业生产”的辉煌战果。但这件事的悲哀之处就在于当你通过弯道实现了超车之后却发现弯道的尽头已是死胡同!当2014年5月中国移动发出“今年下半年应该以TD-LTE手机为主”的明确信号之后,TD终端芯片和TD终端一样就要变成昨日黄花了,而且中国移动因为有TD-SCDMA的存在而必须认定“五模是我们的方向和技术路线。尤其考虑到漫游、高端用户有需求,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奚国华)的时候,你竟然发现项文所描绘的“当国外企业也进入这个市场时,中国企业已经站稳了脚跟”的美好前景竟然脆弱到如此不堪一击:高通仍然是横亘在前方的那堵黑压压的高墙,甚至中国移动为了小小地压制一下高通,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找来和高通掰手腕的对手,不是海思、不是联发科,还是美国公司Marvell! 说好的中国芯片业大跨越大发展呢?不是说国外这些家伙们不会玩TD-SCDMA吗?怎么最后变成要五模芯片的时候反而是我们玩不下去了呢?由此,还是印证了一个真理:技术标准永远是越开放就越有生命力!

其三,项文认为TD-SCDMA带动了测试仪表产业的发展,“经过几年困难的发展,TD-SCDMA的测试仪表,中国企业产品达到90%,这些能力也一直延续到TD-LTE产业”,TD-SCDMA时代的封闭标准导致缺乏规模市场效应而调动不起成熟产业链的积极性,所以给国内厂家创造了成长的空间和机会,这个论调的危害不仅止于唯心,且如流毒甚广的可能会毁了大批产业:“咱们玩不过老外的地方,就用自主标准把市场封闭起来自己玩,玩着玩着咱就玩出本事来了,就能和老外头硬碰硬了!”而我所能看到的结局却是在一个非公开竞争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企业却总是在寻求偏安于一隅的庇护中被碰得头破血流。回到仪表行业而言,如果有机会项专家能够走进中国移动研究院蔚为壮观的测试现场,可以亲自数一数有多少仪表来自中国企业、有多少仪表来自国外公司。

除了以上三点之外,TD-SCDMA 对终端产业发展的促进作用也屡被不同的论者提及,是为其四吧,如正言在《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中就以“TD-SCDMA投资对终端产业发展的影响也超乎想象”来形容,正言在其文中是如此描述2012年国内手机企业从功能机向智能手机过渡时的场景的:“国内智能手机市场被苹果、三星等国际品牌垄断,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终端补贴集中资助iPhone等少数产品,国内企业找不到市场出路。这时中国移动放开政策,把终端产业链企业吸纳进TD-SCDMA手机市场,给予补贴,并推动芯片厂商和整机厂商合作。这犹如久渴之人,适逢甘露,结果国内企业在TD手机市场大发展的2012-2013年完成了从功能机向智能机的产品升级,市场份额告别下滑,提升至现在80%的高位”,如此春秋笔法着实让人失望: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权威发布的《移动终端白皮书(2012)》“我国国内本土品牌终端出货量自2005年至2011年(除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始终维持在年30%以上的增幅,同期海外品牌已经进入了出货量负增长阶段”,何来国内企业找不到市场出路需要在2012-2013年凭借TD-SCDMA的东风来告别市场份额下滑?我国智能终端产能的飞速发展,靠的是本土制造优势,以千元智能机热销国内市场并奇袭国外市场,仅2011年上半年中兴在美国手机市场的销量就激增300%,与TD-SCDMA有何干系?近的还有跻身全球手机销量前三的小米也是靠着WCDMA起家,并且迟至2013年的米3才推出TD版,难道其成就也要归功于TD-SCDMA?

再看同样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的《2014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权威发布3G手机出货量占比已呈迅速下滑趋势,而国产品牌在2014年1-11月出货的TD-SCDMA手机中出货量占比高达90.5%,在一个行将走向末路的品类中积聚份额如此之大的产能,是幸也还是非幸也?而同时期的TD-LTE手机出货量,国产品牌占比是76.8%,虽有绝对优势但却已经大大低于TD-SCDMA。

最后的再思考要回到TD-SCDMA与TD-LTE的关系上来,有一种论调颇为流行叫“种之与TD-SCDMA,收之于TD-LTE”意思是中国通信产业界在独立支撑TD-SCDMA标准中所付出的代价终将在TD-LTE之上获得回报。

机会是存在的,从技术标准上看LTE TDD和LTE FDD本质上共用一套标准基础,除了TDD和FDD的区别外其他技术特征极为接近,完全可以看作同一种技术的两种配置形式,也可以共平台开发,根据华为公司的测算LTE TDD仅需要20%左右的差异化开发。但挑战依然艰巨,国际运营商优先发展LTE FDD技术和网络的背景下,TD-LTE的产业化和商业发展过程有所滞后,LTE FDD的商用比TD-LTE大约早17个月,截至2014年5月,全球288个LTE商用网络中87%为FDD制式,5%为FDD和TDD同时运营,合计有92%的LTE商用网都支持LTE FDD,而且由于TDD/FDD融合组网 策略未定,TD-LTE依然面临被边缘化的风险。(参见张利华《全球TD-LTE和LTE FDD产业发展比较》)

当然,随着中国4G牌照的发放和中国移动大跃进式的TD-LTE 建设,毫无疑问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LTE市场,而TD-LTE在中国先行发牌和运营并分配大量频谱,将显著改变了FDD和TDD两大阵营的实力对比形势,并极大提升TD-LTE的全球影响力。但是,如果中国通信产业界仍然抱持TD-SCDMA式创新的思路对待TD-LTE,将LTE-TDD这一开放技术视为私囊之物复制TD-SCDMA与WCDMA之间的对抗到LTE-TDD 与LTE-FDD之中的话, “种之于TD-SCDMA,收之于TD-LTE”又恐将在另一个层面上一语成谶!

所以,我特别欣赏中国移动副总裁刘爱力先生在一次讲话中对于TD-LTE发展所提出的三个希望和三个不希望,收录于此为这篇文章作结:为避免TD-LTE重蹈TD-SCDMA发展的艰难道路,我要提出过“三个希望、三个不希望”,即“不希望TD-LTE全球只有中国一家运营,而希望成为全球运营商的选择”,“不希望TD-LTE只有少数设备厂商支持,而希望形成全球多厂商参与的有效竞争格局”,“不希望TD-LTE成本、技术和性能等无法与FDD对比,成为我们发展的瓶颈,而希望和FDD旗鼓相当”!

1256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