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中移动2000亿TD投资能收回多少?
通信产业网|2014-12-29 08:41:45
作者:老解1972来源:创事记

作为在移动通信从业十几年的业内人士,读《财新》的封面文章《TD式创新》真有惊心动魄的感觉,特别是通过记者的采访细节得知沉淀了2000亿投资的TDS能够从一家企业之言上升为国家意志强行推动的产业标准,竟然是肇始于受本土自主风潮而被鼓动的非专业人士写给国家领导人的信,不由不让人愤慨于砖家误国之痛。倘通过此文所列之事实依据而把误国秧业者刻上历史的耻辱烙印,能使那些为一己名利而借势生风者警醒,则此文价值善莫大焉。

然此文一出,争议四起,更有沐猴而冠者罔顾作者通过深度采访而来的详尽事实依据,仅从民族产业国际标准为国争光为民争气的虚无立场出发,对此文和刊发此文的财新杂志大开帽子工厂,以抹黑国家、攻击政府的大帽子对其上纲上线,并炮制出《TD的价值》、《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杨骅回击“TD盖棺论”:TD创新意义绝不浅止于3G》、《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等文章强挺TD、为误国砖家摇旗呐喊,然在笔者读来,这些文章却尽是罔顾数据事实、论证逻辑混乱的虚张声势之语,意在定性立场先行,令人读罢哑然,所以草就此文围绕中国移动的TD-SCDMA投资的产业价值问题做详尽评述以正视听。

TD-SCDMA终究只是一种通信技术,且是仅能应用于通信产业的通信技术,所以在讨论TD-SCDMA的价值的时候终究不能脱离在其为产业发展而带来的贡献,脱离产业价值而如正言在《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中谈什么“TD-SCDMA的规模投资和商用牌照的发放,收获了一个国际共识:中国说到做到。国际社会通过TD-SCDMA的历史确认了:如果中国提出一个标准,一定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起来,中国对自己的创造有了自信”,虚妄到中国需要用1880亿投资来买一个国际认知就难免贻笑大方了。此外,脱离TD-SCDMA的产业价值谈什么TD-SCDMA技术究竟是西门子赠送的还是大唐自主发现的、谈什么TD-SCDMA专利中中国企业所占比例有没有超过外国公司等等论题,其实都是避实就虚。

技术标准的产业价值无非体现在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两个方面,如下就先就中国移动2000亿投资的经济价值做一番论证:

附文:《中移动2000亿TD投资的社会价值再思考》

1.中国移动在TD-SCDMA网络建设上的投资究竟有多少?

财新《TD式创新》一文根据野村证券的统计,得出的结论是“截至2014年底,TD-SCDMA网络建设累计投资超过1880亿元。加上中国移动投入的终端补贴、营销资源,保守估计投入远远超过2000亿元。“

正言所作《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对此表示质疑,认为“根据TD产业联盟跟踪统计,中国移动至今共投资采购了415万个TD-SCDMA载波。按每载波单价1.2万元算,投资总额应该不难得出”,简单算一下是498亿。

仅看网络建设一项,差距高达1380多亿,究竟谁的数据最为准确呢?当然是中国移动自己的统计。在中国移动3G建设上, TD建网所需资金均由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自筹,中国移动各省公司都实行TD建设资金专款专用,明确区分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投资界面,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负责能形成独立完整、可单独辨认实物形态且为该项目专用的设备投资,其他现有设备扩容、房产装修改造等费用由上市公司投资。在3G建设过程中中国移动一直要求各省公司加强TD建网项目资产实物管理,确保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资产界面清晰,严格区分与上市公司的实物资产。因此,TD-SCDMA专项设备投资的最权威数据只能是来自中国移动自身的统计,在2014年1月9日召开的“我国移动通信创新链 产业链发展研讨会---暨TD产业技术协同创新经验交流会”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明确宣布:“截至2013年12月底,TD-SCDMA全网累计基站总数已经达到43万个,网络累计总投资超过1500亿元”(http://www.c114.net/news/118/a815733.html)

所以,对比李正茂副总裁所说截止到2013年底网络投资1500亿,野村证券的1880亿是截止到2014年年底,结论相当靠谱。

2. 中国移动在TD-SCDMA网络建设上的投资究竟能否收回?

财新《TD式创新》一文同样引用野村证券副总裁黄乐平的说法是:“现在,TD-SCDMA网络的利用率约30%。随着TD-SCDMA用户转向4G,这笔巨大的投资永远收不回来了。”

项立刚所作《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一文则攻击该“很弱智”,认为“这些简单化的看法,以为一个网络建设投资只是基站,基本网络建设是一个综合体系,而3G到4G更是如此,核心网、站址、天线、抱杆很多都是可以共用,而到了后期所有的4G的基站都是3G和4G兼容的,只要进行软件升级就可以到4G。哪里可能是投资无法收回?“正言所作《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也强调:”很明显,TD-SCDMA投资不是沉没了,而是在转化利用。“

三者之间对于“投资收回“在财务理解上是相同的,财新的“投资收不回“指的是TD-SCDMA历经5年时间建设,用1880亿的固定投资建设的3G网络能力,但其利用率却仅仅达到30%左右之后用户就转向使用TD-LTE网络了,所以有70%的网络能力(不考虑峰值因素的平均计算,可以折合为70%的固定投资)被浪费了,建设了却没有被用上;而项文和正言文所质疑的正是这1880亿固定投资所创造的网络能力并没有被浪费掉,可以通过基站和配套设备的利旧复用收回来。

前文说过,中国移动各省公司都实行TD建设资金专款专用,明确区分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投资界面,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负责能形成独立完整、可单独辨认实物形态且为该项目专用的设备投资,其他现有设备扩容、房产装修改造等费用由上市公司投资。因此项立刚所说可以共用的“核心网、站址、天线、抱杆”(这里要指出项专家一个错误,3G天线和4G天线是无法共用的)等等,都不含在由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负责的TD专项投资里。这一点从中国移动的历年的财报推介材料里都可以看到,包括GSM、TD-SCDMA等基础网络建设的固定投资与局房、传输、支撑系统等都是单列的,是不含在李正茂副总裁所说的1500亿里边的。

反而在TD-LTE的建设中,真正可以利旧的恰恰是基站,但项文所称“到了后期所有的4G的基站都是3G和4G兼容的,只要进行软件升级就可以到4G”却又错了。中国移动TD-LTE组网策略根据其获得的频率资源而定,共计有D频段、F频段和E频段三个频段可用,其中只有F频段与TD-SCDMA同频,可以通过3G升级而来,其余频段均只能采取新建方式。而F频段上中国移动只获得了20M的带宽,远远不能满足数据业务流量迅猛发展的需求,而且F频段划分相对干净的D频段而言更为杂散,干扰也多,所以从长远考虑,中国移动的TD-LTE组网会以D频段建设为主,F频段只是为满足快速建网的单一目的的短期行为。所以,请项专家记住不是所有的4G基站都能和3G兼容,尤其考虑到同频干扰问题,不是所有的TD-SCDMA基站都能升级到F频段的4G基站。

再具体到可升级的基站而言,基站主要由基带单元(BBU)和射频单元(RRU)两部分组成,仅有射频单元(RRU)可以利用软件升级做利旧,而基带单元(BBU)则需彻底更换,按照中国移动TD-LTE设备招标价格核算,F频段升级基站价格约为F频段新建基站价格的二分之一,即采取升级TD-SCDMA到TD-LTE大约有50%的投资节省。所以,请项专家记住不是TD-SCDMA基站的所有组成部分都可以利旧复用。

如此算下来,中国移动1880亿固定投资建设的45万TD-SCDMA基站按照35%左右的可升级比率(据中国移动TD-LTE招标比例)再乘以50%的利旧比例,可以粗略计算约329亿的投资会被TD-LTE的4G建设重复利用,如果可以折算的话是不是可以说有17%的投资可以被回收利用?当然这还没有考虑中国移动在TD-LTE的招标分配中很多4G设备供应商并不能在其4G份额区域内对异厂商的TD-SCDMA网络做升级而只能做新建。

3.TD-SCDMA对于中国移动的伤害仅止于这1880亿吗?

中国移动经过十几年时间打造了一张全球覆盖范围最广、网络指标最好、承载用户最多的GSM网络,而按照产业技术发展走向,由GSM平滑升级到WCDMA是国际主流的技术演进路线,无论从投资节省、市场发展、产业链支撑等角度来看,还是从运营商意愿、投资者认可、用户使用习惯来看,都应该是中国移动最顺理成章的选择。然而,TD-SCDMA的横空出世却将中国移动的如意算盘统统打乱,误国秧业的砖家们竟然以“抑强扶弱”的理由打动了决策者做出了用TD-SCDMA的包袱来绊住一骑绝尘的领跑者的决定。

中国移动在2009年拿到TD-SCDMA的牌照之后背负的包袱有多重?下图这张表一目了然:

背负着TD-SCDMA这个先天不足的脑瘫儿包袱,中国移动从2009年拿到TD-SCDMA的3G牌照到2013年拿到TD-LTE的4G 牌照的5年间,在网络建设上一直着力做的一件事情叫“数据分流”。为什么要做数据分流?因为随着移动互联网在2010年开始爆发式的增长,中国移动的网络能力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TD-SCDMA网络空转,GSM网络暴堵,于是为了满足用户的上网需求减少高端客户流失,中国移动迫不得已开始加大WLAN的建设,截止到2013年年底在网AP数量达到429万台,而这429万台AP的投入又为中国移动带来了多少业务收入呢?从中国移动2013年财报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到分流了全网无线上网业务流量达73%以上的WLAN的业务收入仅仅占了无线上网业务收入的2.6%左右!明显可以看出,WLAN的建设也是一项永远也收不回来的投资。

明知道WLAN的投资入不敷出,中国移动为什么还要加大建设力度呢?就是因为TD 网络的运营效果远远不能达到预期,截止到2012年底经过三年多时间,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络已具备支撑1.4 亿用户的网络能力,但是VLR登记活跃用户数不到3000万,全网无线利用率不足25%; TD网络分流的手机移动数据流量只有12.5%(不含WLAN),最低的省只有6.3%;TD用户70%的语音业务和40%的数据流量还承载在2G网络上。看下图中国移动GSM网络数据占比的增长情况,不能不让人心生感慨:在用以承载数据业务流量的TD-SCDMA建站数量逐年增加的同时,本该在代际更迭中逐步消退的以语音承载为主的GSM网络却日益挑起了数据业务的重担,而对比同期的联通3G手机数据流量却录得了185%的高速增长。身为TD联盟秘书长的杨骅先生在《杨骅回击“TD盖棺论”:TD创新意义绝不浅止于3G》的采访中强调:“回到3G层面,联通的3G基站数量是与移动的3G基站数量持平,但其支撑的3G用户数远少于移动,移动3G仍有2亿多的用户在网,这样的情况下说移动3G投资不值,显然无根据。”不知道杨先生能不能放下身段去了解一下移动和联通的3G基站的利用率以及移动和联通的各2亿在网用户的数据流量对比情况之后再做结论呢?

TD-SCDMA网络的低能与不堪重用,反过来对中国移动的7.6亿2G用户和1.9亿3G用户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在中国联通的3G用户享受42Mbps的高速移动互联网冲浪的快感时,他们却只能被被歧视性地困守在龟速的GSM网络和壅塞的WLAN网络之上,被风生水起的中国移动互联网盛宴拒之门外作壁上观。当然,项立刚先生在其《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一文中说“用户如果需要使用更快的网络,除了中国移动还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可以选择,事实是有较高要求的用户已经选择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3G网络”,这分明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

综述:以财新《TD式创新》所引用电信业内权威人士的观点为本文作结:“TD-SCDMA更大的影响是延误了中国的整个电信市场,用户和整个产业的发展都付出了代价。用户在很长的时间里,失去了享受更好移动互联服务的机会,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TD-SCDMA阻碍了整个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与我心有戚戚焉!

1133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广告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