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李进良:韩国挑战5G商用第一的启示
通信产业网|2019-04-12 14:09:50
作者:李进良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工 李进良)4月3日韩国SK电讯、韩国电信(KT)和LG U+三家电信运营商抢先在晚11时正式宣布启动5G,比美国Verizon公司提早一小时,此举意味着韩国正式成为全球首个推出5G商用的国家。这种在ICT领域争先恐后的抢跑精神是值得点赞的。将为后继者提供值得借鉴的宝贵经验教训。

美国5G商用概况

美国四大运营商AT&T、Sprint、T-Mobile、Verizon都在部分地区筹建5G NSA(非独立组网)网络,只有Verizon于4月4日凌晨在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的部分地区推出了5G无线网络服务。还在休斯敦、洛杉矶、印地安纳波利斯、萨克拉门托等部分城市建有5G网络,采用爱立信、三星、高通28GHz毫米波5G NSA设备,作为热点接入。Verizon的5G网络首批使用手机机型为联想公司的Moto Z3。

科技媒体The Verge的编辑Chris Welch在芝加哥逗留了18个小时,发现在整个城市找到5G网络覆盖非常困难,信号相当少。即使在靠近5G节点的地方,如果是在建筑物的门窗附近,还有5G信号,但往建筑内部走、或离开几步远,信号也就没有了。科技网站CNET的编辑Jessica Dolcourt进行了5G网络的街头测试,她称5G网络的确快得惊人,但是,网速有时能达到600Mbps,有时却只有200Mbps。更有些时候,手机显示5G信号,速度却像4G。作为美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先是之前上演了一出“假5G”的闹剧,偷梁换柱将用户手机上的4G标识更换为“5G E”,如今这次用户的体验是如此不堪,看起来,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美国政府看重5G的战略价值,以及在安全等方面的意义,而各自为政的美国运营商更多考虑的是独自商业利益。因此,这次5G商用抢跑过程,韩国政企同心协力就显得更为突出。

韩国5G商用概况

韩国为争取5G商用先机所建5G网络瞄准NSA,即eMBB对于高速率、大带宽的引入,相当于4G网络的增强。所部署5G基站SK 3.4万站、KT 3万站、LGU+ 2万站,三家运营商共计部署8.4万站。其中LGU+的5G网络覆盖了近一半的人口,基站使用的都是华为产品。SK电讯首批用户是6位社会知名人士,包括韩国演艺明星和奥运冠军,如韩国花样滑冰选手金妍儿。而普通用户则从4月5日才可订购5G业务,将发售全球首款三星公司5G机型——Galaxy S10 5G。KT宣布,把手机的补贴升级到最高546000韩元(约合人民币3227元);截至7日下午5点50分,已经发展了3万多位5G用户。LGU+表示,向新用户提供高达475000韩元(约合人民币2807元)的补贴,这可能会将5G手机(2566B版本)的价格降至85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5023元);截至7日下午6点,已经售罄5G智能手机。韩国运营商称,5G智能手机能支持的数据下行速率可达现有4G终端的20倍,用户几乎可以做到“瞬间”下载一部电影。同时,5G网络可支持更广范围的VR服务,也将使直播和在线视频服务的质量得以提升。

日本经济网记者亲自用三星Galaxy S10的5G版本对韩国首尔的5G网络进行了体验,只达到193Mbps的连接速度,而4G网络的三星S9则为47Mbps,两者相差 4 倍左右。《日经新闻》记者在韩国首尔一家SK电信营业厅,用5G下载一款1.9个G大小的游戏时,4G网络用了6分钟28秒,5G只用了1分钟51秒。仅快了3.5倍,远远没有达到“5G比4G快20倍”的目标。经过一周的运营,5G信号时断时续。在首尔的各个街区里走动,手机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里都显示的是4G信号而非5G;地铁或地下停车场的5G信号强度更弱。但在一些特定地点比如说市政府区域内,5G网络的平均速度则有了明显提升,甚至能达到430Mbps的水准。可见,韩国在实现5G网络全覆盖层面并没有做到位。该测试发生在韩国首都首尔,其他偏远地区的信号覆盖情况显然更不乐观。“鉴于韩国正处于5G商业化的初始阶段,其服务区域受到限制”,一位韩国众议院议员Byun Jae-il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为了避免混淆,韩国政府应该提供有关5G服务可用区域的更准确信息。”

韩国5G网络除了覆盖不足之外,还存在资费高昂的问题。目前,韩国三大运营商推出5G网络套餐最便宜也要5.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25元),仅含8GB数据流量。按照峰值速率2.7Gbps来计算,8GB的数据流量顶多能用25秒,这个价格还是很贵的。

韩国5G商用的启示

1. 要学习韩国敢于挑战商用第一的精神

美国电信运营商 Verizon原本计划在4月11日推出5G网络服务,4月3日突然宣布,提前一周开启商用5G移动服务。韩国SK电讯、韩国电信(KT)和LGU+三家电信运营商原定于4月5日推出5G服务。当韩国政府得知美国Verizon将提前商用5G之后,4月3日下午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召开会议,三家电信运营商立即深夜举行5G服务启动仪式,将时间改为晚11时正式推出,4月4日凌晨美国Verizon公司宣布正式推出其5G商用服务,韩国提早一小时,从而拔得了全球5G商用第一的头筹!我们不应把美韩两国5G竟跑的行动鄙夷为闹剧,而应对小小的韩国敢于与庞然大国在信息通信领域挑战第一的精神给与点赞!我们更不应在启动初期经常出现的一些品质问题给与嘲讽,而应虚心从中汲取有益的营养为我所用。

2. 要学习韩国政企携手合作的战略雄心

韩国上下不是为第一的虚名抢跑,而是为国家经济增长的长远整体利益拼搏。韩国5G的商用,是在政府的有序组织下,运营商积极参与的结果。韩国之所以如此注重全球5G商用“第一”的头筹,是因为该国素来重视科技,将5G视为刺激经济增长的优先项。韩国总统文在寅在“5G+战略”发布纪念活动上的演讲,明确:韩国政府正在国家层面推进5G战略,将打造世界一流的5G生态圈,争取至2026年占据15%的全球市场份额,创造60万个相关优质岗位,实现730亿美元的出口目标。韩国还将成立由政府和民间携手合作的“5G+战略委员会”,积极推动5G技术的活跃应用。政府将和民间携手投资超过30万亿韩元(约合1761亿元人民币),用于争取在2022年之前尽快建成覆盖韩国全国的5G网络,培育包括新一代智能手机、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智能工厂、智能城市等基于5G技术的新产业和新服务。韩国还将在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率先引进和使用5G技术,大胆开展试点项目,这有利于快速激活市场。从韩美5G商用激烈抢跑中看出,为了国家富强,韩国运营商与政府之间的关系紧密,政企协同雷厉风行。启示我国5G形势逼人,必须审时度势,为了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应不失时机奋起加速推进中国5G商用。

如何加速推进中国5G商用的探讨

1.颁发5G牌照的时机问题

我国没有参与这次“抢跑”,这并不代表我们在5G上就落后了。对于运营业,历史的经验启示我们,晚一步上马不一定就注定落后。在2G时代,1995年中国移动开始建设GSM网比欧洲晚了4年,但并没有妨碍其成长为全球第一大网。2001年中国联通开始建设CDMA网比美国竟晚了10年,也没有妨碍其后来居上。相反,后发优势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少交巨额学费,节约建网投资,开展丰富多彩的业务,中国2G移动通信市场的蓬勃发展,就是明证。

国际的案例也告诫我们,起步过早也并不一定是好事,在3G时代,2001年10月日本是最早实现WCDMA(R99版)商业运营的国家。由于终端性能、网络覆盖、新老制式不兼容及品牌策略失误等问题,到2003年7月底还只有用户66万。经过3年多的艰难开拓,到2004年才有起色。我国当时信息产业部提出 “积极跟进、先行试验、培育市场、支持发展”的十六字方针,延至2009年1月7日晚了8年才同时发放WCDMA、cdma2000与TD三张3G牌照。到2012年底三大运营商3G用户都增长到8千万左右,此时TD呈井喷式爆发,在与狼共舞中胜出!可以这么说,没有TD产业链的健康成长,也就不可能有今天4G遍布中国城乡成为全球第一大网的辉煌!

在4G时代,美、韩都是在2011年商用,我国在2013年底才正式发放TD-LTE牌照,商用时间落后2年多,但是我们的4G网络已经后来居上,成了全球第一大网。表明我国运营商具有快速建网,快速商用的能力,同时也表明我国产业界在国际市场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可见牌照的发放重要的是要根据各个国家的具体情况——技术、市场、资金等等选择最佳的战略性发放时机。因此,我国5G牌照的发放需要积极稳妥考虑的不止是技术上的成熟,还要看国内国际市场的切入最佳时机,必须通盘规划建网的技术路径与规模,运营的策略与举措。

据此,首先要明晰5G在中国当前进展实际情况: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5G的发展,明确提出了要加快推进我国5G发展的要求。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指出,2020年启动5G商用,要积极推进中国制造2025、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信息通信行业“十三五”规划等文件,也对5G技术研发、标准和产业化布局等做出了相关的部署。

2016-2018年国家组织进行了5G技术与产品研发试验:分为关键技术验证、技术方案验证和系统验证三个阶段,均已顺利完成。

2019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各在5-6个城市建设5G试验网,准备进行预商用业务示范。

2019年1月23日,我国IMT-2020(5G)推进组宣布,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测试结果,5G基站与核心网设备均可支持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模式(SA),主要功能符合预期,达到预商用水平。2019年将启动5G增强及毫米波技术研发试验等工作。说明5G当前研发的网络设备所采用的各种技术,其综合效果对6大主要性能是能够符合预期的。至于网络部署和运营的频谱效率、能源效率、成本效率还有待预商用去考验并提高。

当前网络基础设施产业界无论NSA或SA均可批量供应,华为已经向市场提供5万基站,也展示了全球第一款折叠屏5G手机。为了挖掘5G商业价值,运营商、设备商正积极建设5G创新中心,孵化5G应用,开拓垂直市场,取得了很多可喜的进展。今年的两会,很多参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及各级地方政府在其提案中或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对于5G的发展非常关注,并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5G发展所能带来的潜在重大机遇,国内媒体纷纷发布5G报道,由此可以看出,目前,各行各业对于5G的早日商用都有着很大的期盼。

在当前美国政府把中美对5G的控制权上升到军备竞赛的高度,全国上下要坚决打胜5G这一仗的关键时刻,我们不能迟疑,而应学习韩国敢于挑战第一的精神,从上述进展情况看来,将原定2020年发放5G牌照提前是可行的,建议七一前颁发5G牌照,这样可以凝聚全国ICT产业界的力量,加速推进5G的商用,以5G商用向国庆七十周年献礼。

2.网络部署技术途径问题

5G标准两种分为

NSA(Non-Standalone非独立组网)2017年12月3日 3GPP 发布。NSA是在4G核心网的基础加上NSA5G基站,容易实现5G的eMBB服务,可以说是4G的加强。eMBB场景支持如4k、8k等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但在NSA模式下,5G依赖于4G网络,不能单独工作,对于uRLLC和mMTC等更具创新性和产业应用前景的场景却是无能为力。依托于4G网络的NSA,其时延在几十ms到几百ms,很难满足诸如车联网等业务的需求。从这个角度来说,NSA并不是真正的5G,SA才是“真5G”。即使2019年部署了NSA网络,最终也一定会向SA演进。NSA优势主要在于产业进展略快,而劣势在于不支持uRLLC、mMTC场景,而这也正是NSA模式的最大缺陷。

SA(Standalone独立组网)2018年6月份3GPP发布,比NSA晚了半年。是在5G核心网的基础加上SA5G基站形成的5G目标网络,可实现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等新技术应用,满足eMBB、uRLLC和mMTC三大业务场景的业务需要。可避免网络的频繁改造,频繁的网络改造意味着更高的成本,而成本则是困扰运营商5G建设最大的难题。5G不仅是通信技术的演进,更是一种变革。5G使我们从信息互联到万物互联,在交通、能源、视频娱乐、工业、智慧城市、医疗、农业、金融、教育等垂直行业满足其对通信网络的不同需求,可支持多种垂直行业应用是5G的价值所在。5G时代,eMBB场景将只能作为5G应用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将是eMTC和ULRRC两个场景。预计将有20%用于人和人之间的通信,80%用于物和物之间的通信。未来15年,5G将为全球经济贡献2.2万亿美元。中国移动在2016年就成立5G联合创新中心,并在2年多时间里扩展了260个产业合作伙伴,在全球建立20个开放实验室,面向9大垂直领域开展基于5G的跨行业融合创新,已对外发布30余项创新成果,形成超200个5G创新应用方案,开展40余项5G创新应用实践。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也将5G创新应用作为5G发展的重点,发力智慧医疗、智慧电力等各个方面。可以预见,未来几年是5G在各行业应用的黄金机遇期,各行业无疑加大了对重直行业应用的研究探索力度,尽早建设5G SA网络,为垂直行业奠定通信基础,可极大促进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产业的升级换代,推动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和成熟。

从上分析为响应国家5G发展战略,尽早实现5G商用向国庆七十周年献礼,应选择NSA标准局部小规模先行建设;为实现真正的5G,催生巨大的商业蓝海,SA标准又刻不容缓;权衡利弊得失,建议我国应明确独立组网作为目标,2019年启动在局部地区小规模NSA部署,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实现SA为基础的目标网。

3.终端配套供应市场问题

无论NSA、SA,所有网络设备商都是可以提供全套设备的。弱势出在终端。此次韩国5G商用只有三星公司5G机型——Galaxy S10 5G一款,而美国5G商用也只有联想公司的Moto Z3一款,这是仓促抢跑难免的尴尬。如果中国在七十周年国庆时首批上市的手机只有寥寥几款,未免令人扫兴!因此,必须依据终端配套供应的能力实事求是考虑首批用户拓展的规模,不能浮夸冒进,切忌“大放卫星”。

因为当前高通供应的芯片是不支持SA的,这就使得中兴、小米、OPPO、VIVO这些厂商他们今年的5G终端就不可能支持SA。那七十周年,我们用上的5G手机还只能是支持NSA的。支持SA的5G手机只是华为一家,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我们从全国一盘棋考虑,希望华为向国内有条件的终端厂商供应支持SA的5G手机芯片,这样一批高端5G手机才有可能上市派上用场,一举两得,等到高通支持SA的芯片明年上半年给到终端厂商时,华为芯片已经占有中国5G手机市场了。

5G总体上是符合信息经济定律的,中国5G的综合实力是最强的,只要我们在牌照发放的总动员令下,心无旁骛,有清醒的认识,正确的措施,集举国之力,稳扎稳打,循序渐进,踏踏实实走我们既定的5G之路,2019年首先推进NSA国内商用,切实解决建网初期必然出现的各种工程、通信质量问题,千方百计降低能耗与部署成本,实实在在提高5G的6大性能和网络部署运营的3大效率,促使网络与终端早日成熟,加速扩大SA规模建设,加强5G的创新应用,可以预期随着全球统一标准5G的正式商用,基于SA的5G目标网的突出优势,首先在5G创新业务应用上出现全面爆发,随着全国网络部署覆盖城乡,到2025年中国社会将领先世界出现崭新的面貌,5G最终必将成为改变中国社会的新一代。

35

责任编辑:崔亮亮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