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流量资费成4G最大槽点 如何平衡社会诉求与企业盈利?
通信产业网|2015-04-28 08:17:55
作者:陈丽容来源:通信信息报

“没有WiFi的日子度秒如年!”“网速比蜗牛还慢,我敢说这网速肯定没吃饭!”……最近一段时间,电信行业最有争议的两大话题——网速和资费现象再遭吐槽。尤其,以用户的名义吐槽4G资费,并与国外的运营商4G做对比,成为一种“时髦”。

当前,移动互联网正加速渗入社会生产、生活方方面面,4G时代到来后,流量成为用户最关心的问题。4月14日举行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针对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落后的情况,明确了“信息基础设施是重要的公用服务,应当加大建设力度”的态度。显然,“网速慢费用高”这个被广大用户普遍诟病的问题得到总理的回应,必将促使基础电信服务改善再提速。不过,促进电信业资费的下降,还需要掌握一个平衡,那就是如何兼顾社会诉求与企业发展目标,只有二者有机统一才能促进“互联网+”计划的实现。

“互联网+”时代,4G资费频遭吐槽

日前,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除了讨论经济形式,令人意外地提到了网速问题:“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网络带宽,这方面我们的潜力很大,空间也很大。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他在现场对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实现“薄利多销”。

中国的互联网问题已经说了很多年,但被国家总理拿到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谈还是第一次。为何会被提到这个高度?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15日在介绍今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给出了答案,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来源。

不过,“互联网+”计划热火朝天的背后,是我国信息基础设施滞后的短板。因为,在互联网+的时代,任何东西都需要数据传输,数据传输所产生的费用也都加到最终产品上。互联网费用的高低,直接决定着“互联网+”能不能加得成。如果某个行业互联网化,产生的效益不够交流量费,那么这个行业就无法互联网化,“互联网+”也就成了一句空谈,所以总理在提出“互联网+”之后开始关注我国的网速和网络费用,要求有关部门“薄利多销”。反映到4G上,则是在5G技术(2020年商用)尚未走进民间之前,4G网络将会是“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的主要驱动力,没有将4G网络融入到业务之中的移动互联网,可能难以接地气。

4G新一波降价潮来临

那么,目前三大运营商的资费水平到底如何?据运营商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在4G时代,70元现在可选购中国移动的2G数据流量包,超出部分按0.29元/MB计费,直至超出费用达到60元时,停止计费并可免费使用套餐外流量至1GB,相当于60元/GB阶梯计费;而中国联通国内流量包的折价后的套餐价为48元每G、72元每2G。而具体到各地,运营商还会不定时地推出优惠促销,价格远低于70元每G的水平。

那么,为何还会引起无数抱怨?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随着通信技术的进步,运营商的成本是在不断下降的。中国移动曾有一个说法,从2G到3G,通信运营商的成本下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从3G到4G则下降到四分之一。目前,4G资费相对较贵,是因为内地的4G发牌晚,刚刚起步。“流量资费实际上是随着通信基础设施的完善、4G的用户发展而逐步降低的。如早期4G流量价格为1GB70元,到现在1GB约为30至50元。预计年内随着竞争加剧,价格有望下降50%左右。”付亮说。

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随着FDD牌照下发,国内移动宽带网络资费仍将逐步下降,幅度或很可观。FDD牌照下发,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有望今年开始大规模宣传推广,让4G网络发展进入快车道。

“只有用户多,价格才会快速下降。”著名电信专家项立刚预计,年内4G网络用户将达3亿,一旦达到这个规模,4G服务资费有望实现深度调整。他认为,从长远看,4G移动宽带资费下降到10元每GB的水平是可能的,但需要足够的技术进步、设施完善和发展时间。

以中国电信为例,今年将持续加大宽带中国专项行动中“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重点工作的推进力度,使老百姓上网速度更快,价格更优惠。

兼顾社会诉求与企业发展,实现互联网+战略的关键

对于用户而言,通信费越低越好,最好是免费。随着4G网络全面放开,三大电信运营商的竞争升级,4G资费尤其是市场需求日益增长的数据流量资费有进一步下降空间,很可能会从各地方分公司优惠促销、赠送等形式开始。不过,促进电信业资费的下降,也需要掌握一个平衡,那就是如何兼顾社会诉求与企业盈利发展。

记者了解到,中国移动自2013年第三季度以下净利润持续下滑;中国电信2014年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均不超过1%;中国联通2014年虽然在新网间结算方案等利好因素下净利润增长了16%,但其营收却下跌了3.5%。

从三大运营商近两年的财报看出,三大电信运营商的传统两大业务语音和短信业务已经出现了下滑,这导致运营商的收入和盈利在不断下降。而作为新型业务的流量业务,虽然增速较快,但是难以弥补语音和短信业务带来的下滑。这也是目前国内外运营商企业都面临的一个难题——流量增量不增收。因此,运营商对降低资费需要进行平衡,既要保证流量资费降低,又要保证快速降低之后导致企业营收大幅下滑。尤其是在4G网络发展初期,三大运营商还需要每年投入巨大的资金进行网络建设和维护,以及未来5G技术的研发储备。

同时,盈利能力也是三大运营商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在诸多现实情况下,三大运营商在针对降价可能带来的收入增加方面必然要做一个评估,如果数据业务的收入不能很好地弥补前二者下滑带来的影响,那么三大运营商在国资委的考核中将无法过关,资费的快速下降将是困难的过程。

因此,问题的核心或如资深电信行业分析师孙松涛所言,当前我国信息基础设施落后主要体现在“一是规划不前,基站不均,宽带不宽。比如建设与实际不符合,达不到设计运行水平,并发数一大就‘宽’不起来。还有就是同能级水平重复建设严重;二是管线融合差,智能安全低,硬软支撑难;三是政策滞后,标准不一。比如资费、牌照等问题。”“这些问题肯定会给我国‘互联网+’发展带来难度。而并不只是资费问题。”孙松涛说。

6358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广告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