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虚商4G预约放号正式开启 首发仅500个难谈鲶鱼效应
通信产业网|2015-04-23 07:20:15
作者:郑梅云来源:通信信息报

虚拟运营商爱施德近日宣布已与中国移动完成4G联调测试,将正式开启4G号卡网上预售,首批1705号段的4G靓号将于近期面市。据悉,爱施德获得的首批4G号码资源共2万个,而此次预售的靓号仅400-500个,这是运营策略?还是底气不足?

无疑,当前虚拟运营商面临围城之困,鲶鱼效应难以发挥,这也成为“2015中国虚拟运营发展论坛”的焦点。在政府为虚拟运营商创造更好发展环境的新形势下,虚拟运营商既要依托自身优势,加强业务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也要与基础运营商要开展更富有成效的合作,共同做大移动通信市场这块蛋糕。

底气不足:爱施德4G首批放号仅500个

虚拟运营商爱施德近日宣布将启动4G预约放号,此次可通过网络预约的主要为1705号段的靓号。爱施德在与中国移动完成4G联调测试的基础上成功上线4G转售业务,表明其已经具备放号能力。

实际上,自今年春节以来,爱施德便加快了其发展的步伐,截至目前,爱施德获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授权开放转售业务的城市数量之和,在所有虚拟运营商中位列榜首,同时,在联通制式上,其发展的用户数量更是跑步进入了第一梯队。而随着此次移动制式的4G转售业务进入商用,爱施德无疑将提速三网运营版图的布局。

当然,爱施德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虚拟运营商。早在今年2月14日,苏宁互联便借靓号资源在全国范围内率先上线4G业务,开启三网全运营时代,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苏宁互联还给出了具体的资费方案。反观爱施德,其4G放号目前仅停留在预约阶段,最快也须至5月中旬才能办理入网手续。另外,就移动转售市场当前的整体情况而言,4G联调测试进行得并不顺利,目前仅有2、3家虚拟运营商开展了测试。由此可见,虚拟运营商开展移动转售业务的积极性不高、进度悬殊,行业整体繁荣非一日之功。

值得注意的是,爱施德此次网上预售的4G号卡数量仅400-500个,在其拥有的2万个首批4G号码资源中占比竟不足1/40。这难道仅仅是爱施德的运营策略?或许,这恰恰显示出虚拟运营商底气不足的现状,同时也凸显出市场欲借虚拟运营商这一“鲶鱼”激发行业创新力依旧路漫漫。

差强人意:半数企业移动转售发展未达预期

自2013年12月以来,工信部分五批向42家企业发放移动转售业务试点许,而民资进入通信市场,鲶鱼效应不可小觑。但是在热闹的背后,虚拟运营商发展却困难重重。

虚拟运营商用户数发展缓慢。工信部在近日召开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第五次工作例会上公布了虚拟运营商最新发展数据,截至2015年3月底,我国42家移动转售企业中已有20家正式放号,累计发展用户超过410万户。今年1-3月我国虚拟运营商发展势头不错,用户净增长达到200万,但这相较基础运营商动辙数亿的体量仍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均摊下来,每家虚拟运营商用户也仅有20万户。

虚拟运营商整体表现差强人意。近日,一份来自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的报告显示,其调研的18家国内转售企业中,半数以上企业认为自己的移动转售业务发展未达预期目标。同时,根据工信部规定,今年底移动转售试点期结束前,未能完成任务的试点企业或将被取消获得正式移动转售牌照的资格,而目前尚有一半以上的企业仍未放号,似乎难逃“死劫”。

部分虚拟运营商后劲乏力、门庭萧条。今年3月以来,虚拟运营商队伍噩耗频传:乐语关闭了位于北京的虚拟转售品牌“妙more”旗舰店;浙江连连科技也调整内部架构、解散全国运营团队;华翔联信、话机世界、爱施德等负责转售业务的高管频频离职,对虚拟运营商发展雪上加霜。

回过头看,虚拟运营商的移动转售业务之所以遇冷,主要是面临以下几大掣肘:

其一,饱受“批零倒挂”困扰,在价格上不具竞争优势,甚至在做亏本生意,尽管基础运营商已与虚商建立批发价格联动机制,但至今仍未有效的解决这方面困扰,这导致虚拟运营商信心受挫。

其二,互联互通问题仍未得到全面解决,具体表现为170号存在验证难等问题(如通话质量不佳,甚至收不到短信验证码),这导致用户体验不佳,企业也无底气大规模推广。

其三,虚拟运营商缺乏通信领域的运营和服务经验、缺乏优质的商业模式和有竞争力的业务,成为转售业务发展的最大挑战。此外,宣传不规范(如过分倚重“低价、免费”等营销宣传)、服务滞后(如客服电话打不通)等问题逐步凸显,导致用户不愿尝试移动转售业务。

巧借东风:跨界融合创新谋未来

尽管政府给了民间资本进军通信领域的准入证,但当前虚拟运营商发展之路坎坷,倘若政府不在政策层面上给予更多支持、不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虚拟运营商没有未来可言。

时下,中国经济正处于产业转型期,李克强总理接连从政策上给予支持和鼓励信息通信业发展,这对于以虚拟运营商身份踏入通信行业的民资而言,无疑是极大利好。

一方面,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随即,基础运营商纷纷推出流量大降价活动,工信部也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在此背景下,作为基础运营商的“批发商”,虚拟运营商或有望借东风破除批零倒挂的困扰,通过更为合理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得到更便宜的批发价。

另一方面,今年两会以来,“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提出,使得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大幅提速,整个信息通信业更需要前所未有的活力,作为“鲶鱼”的虚拟运营商面临重要机遇。

在4月17日举行的“2015中国虚拟运营发展论坛”上,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秘书长兼虚拟运营分会会长苗建华指出,虚商发展要坚持内因和外因相结合,结合自身资源优势进行差异化发展。同时也要与基础运营商协同发展,实现共赢。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所所长鲁春丛表示,转售企业一方面要在套餐设计创新、流量服务创新、业务捆绑创新、跨界融合创新方面要形成明显差异于基础电信业的传统业务模式的特点,加快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另一方面要借助移动通信的基础打造“移动转售+”,加快与保险、银行、物流,制造等垂直型行业的整合。

5830

责任编辑:晓燕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广告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