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业绩欠佳的运营商不能仅靠价格竞争 需找找新路
通信产业网|2015-04-22 06:59:33
作者:陈宝亮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听总理的话,流量降价”,这突然成为电信运营商宣传语的大标题。近日,包括北京移动、温州移动、广东电信、湖北移动、黑龙江移动、北京联通在内的多个地方运营商陆续在微信、微博上推广优惠的流量套餐。

4月14日,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会上,参会代表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曾提出:“现在我们的流量费很贵,1G就要70元。”4月15日至今,多地运营商针对丁磊的“70元”在微信上展示了多种30元/G、50元/2G的流量套餐。

“我朋友圈里,看到了几十个宣传。”一位电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然,一些‘降价’确实是在总理发话之后改变的,但其实有不少是在此之前推出的低价套餐。”

在他看来,“总理的话,只是导火索而已”,运营商的价格战已经蔓延到4G业务,并且愈演愈烈。

4G背后的资本游戏

4月20日,中国移动公布了2015年3月份运营数据,

中国联通也发布了前三月的运营数据。统计显示,在全国3G/4G用户数中,中国移动3G/4G用户占全国比为58.3%,中国联通占比23%,中国电信占比为18.7%。当然,如果只统计4G用户数,中国移动占比将进一步扩大。

当然,这种情形与三大运营商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的投资建设密不可分。2014年,全年新建了72万4G基站的中国移动支出了806亿元的建设费用,全年资本开支高达2135亿元。2015年,中国移动计划缩减开支,但全年资本支出仍然高达1997亿元,其中4G投资为722亿元,中国移动仍将新建数十万4G基站。

相比之下,2014年全年,中国联通建设基站总数15.8万个,其基站总数56.5万个,其中包括2G、3G、4G基站。2014年全年,电信、联通资本开支比2013年增长幅度不大。

但二者决定奋起直追,中国电信2015年资本支出计划从768亿元增至1078亿元,增长了310亿元。中国电信官方口径将新增28万个4G基站,不过,一位中国电信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可能会接近40万。”

同时,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也介绍,2015年,中国联通资本支出将控制在1000亿元以内,计划新增35.5万个基站,总量达到92万。2014年其资本支出为848亿元,也意味着联通资本支出将增加超过100亿元。

这意味着,在亮丽的4G新增用户数据的业绩背后,是庞大的用于基站建设的资本支出。一位业内分析人士称,这与当初3G刚刚兴起之时十分类似,先投资巨资建设基站,然后通过价格战来争夺用户。目前,对中国移动来说,正在第二个阶段,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还处在加速建设基站的阶段。

当然,庞大的资本开支拖累了运营商的财报表现。中国移动发布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该季度,中国移动收入1609亿元,同比增长3.9%,净利润238亿元,同比降5.6%。需要指出,这已是中国移动连续多个季度利润下滑。 “按照以往的模式,这些投资需要5年的回报期。”著名电信专家程德杰告诉记者,“但现在,由于竞争加剧,话音、流量、宽带都在贬值,需要更久的回报期。”

竞争手段只剩下价格

在北京联通4月16日的宣传单里:“1G流量只要20元,原价668元的宽带、固话、IPTV、2GB流量的组合套餐,现在只要230元。”20元/G、30元/G流量套餐成为三大运营商吸引用户的最佳筹码。刚刚开启的4G业务,正在面临激烈的价格竞争。

“与3G时代的网络制式、终端差异不同,现在三大运营商没有本质差异。”一位山东电信工程师告诉记者:“根据目前的测试,在主要城市,电信网络的室外网络质量与移动基本一致,只是室内略有不足。”此外,苹果、三星、华为等手机厂商不断推出全网通高端手机,目前全网通手机占比已经接近30%,三家运营商手机不存在任何差别。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认为:“越来越同质化。网络、终端,甚至销售模式都没有差别了,剩下的竞争手段只有价格。”

2009年时,中国3G起步。以中国联通为例,当时3G用户ARPU(每位用户每月消费)值高达141元。但随着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到2013年,其ARPU值已降至75.1元,2014年降至63.6元。而2014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则分别为61元、54元。只用了4年时间,3G的ARPU值就打了对折。

而在4G业务上,这种贬值被进一步加速。2013年12月,中国移动4G正式商用。其后,在2014年4月份的一次会议上,中国移动总裁李跃表示:4G用户ARPU值是普通用户的3倍,4G DOU(每月每户数据流量)是普通用户的10倍。当时,中国移动平均ARPU值约65元,4G ARPU值接近200元。

但2014年6月,电信、联通收获FDD实验网牌照,开启4G竞争。4G ARPU值迅速下滑。截至2014年底,4G用户ARPU值降至104元,为平均值的1.7倍。

4G“贬值”的速度远远超越3G,且还在继续。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总体ARPU值从2014年第一季度的62元降至61元。

运营商的投资回报期被大幅延长,单纯依靠用户ARPU值已经无法支撑高昂的资本支出,运营商需要为4G探索新的收入增长点。

不确定的“第三条曲线”

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在最近一年的内部会议上,多次提到“三条增长曲线”。他指出了电信业的语音、流量、内容应用三条增长曲线,其中,语音曲线在走下坡路,要尽可能维持它的价值,给转型提供更长的窗口期。流量曲线现在势头比较好,在与语音曲线下滑的“博弈”中跑得更快,弥补了语音下滑对收入的影响。 2013年,中国移动短信+话音收入累计减少163亿,但其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则增长了388亿。2014年,语音业务再减533亿,而流量业务增长约为520亿,两者基本持平。

但是,在语音向流量转型的过程中,中国移动还不得不面对流量“贬值”的尴尬。在奚国华看来:“未来关键是要做好第三条曲线,也就是内容应用。”

为此,中国移动成立了整合旗下音乐、视频、阅读、游戏、动漫五大基地业务成立中国移动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进军互联网业务。并且启动RCS战略、推动VoLTE商用,为中移动的互联网业务提供更多可能。

当然,除此之外,中国移动还在探索4G业务的B2B模式,一是直接向互联网等企业售卖“后向流量”,或者与互联网、金融等企业进行深度业务合作,共同为用户提供“定向流量”与特色业务的整合服务。但是,中国移动暂未公布这些业务的相关收入数据。

中国联通也在创新推出后向流量产品,目前,中国联通与携程网、滴滴打车、搜狐、乐视等多家互联网企业开展后向流量合作,为后者提供包括流量、业务、网络、运维支撑、接入一体化的平台服务。但需要指出,中国联通2011年推出该平台,在2014年,该平台收入为2.5亿元,远远无法支撑其主营业务。

更为尴尬的是:在这些合作中,运营商给互联网业务提供了更优越的移动网络支撑,强化了OTT对传统电信业务的替代能力,进一步加速了“管道化”、“边缘化”。

对运营商而言,语音被替代、流量迅速贬值,都是看得见且无法避免的困境。但更糟糕的是,对于内容、服务的转型,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路。即便是提出三条曲线的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对于内容应用曲线的判断也是“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编辑 谭翊飞)

5458

责任编辑:婉蓉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广告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