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纯科普贴:关于5G标准投票你应该知道的八个常识
通信产业网|2018-06-13 17:10:46
作者:王欣 逄丹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王欣 逄丹)距离首版5G标准终结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了。5月中旬,3GPP工作组在韩国釜山召开5G RAN工作组会仪,讨论5G独立组网空口标准。而系统侧的SA(Service & Systems Aspects)工作组小组会也于5月底召开。

毋庸置疑,标准是5G规模商用的前提,首版标准受到全产业链的关注。可以想象,一旦标准宣布终结那一刻起,5G竞赛随之拉开。

那么,究竟是谁在制定5G标准、 5G标准包括哪些、5G标准投票依据又是什么。。。。。。《通信产业报》(网)记者通过采访亲自参与到5G标准制定的专家、以及深谙通信领域多年的技术牛人,共话5G投票那些事儿。

1.5G标准究竟由谁来制定?

提及5G标准制定者,大家都会想到3GPP,其实不然。5G标准制定需要经过一系列正规的流程,涉及ITU、3GPP、NGMN以及主要的分布在各个国家的5G推进组织。

5G标准制定首先要通过ITU来进行“顶层设计”。 ITU是规则制定者,制定5G的需求和指标,组织评估5G技术,最后宣布结果。《IMT愿景:5G架构和总体目标》、《IMT-2020技术性能指标》等一系列“规矩”就是ITU来发布的。

在这个统一的标准框架下,3GPP制定更加详细的技术规范和产业标准,规范产业行为。需要注意的是,3GPP只是一个“民间”组织,它制定的5G标准最终要通过ITU的审核才能正式发布。

在标准的制定过程中,3GPP还会接受一些主要国家标准组织的需求和技术提议,并接受评估。这些组织包括NGMN、IMT-2020(5G)、5G Americas、5GPPP、5GMF、 5G Forum等。

NGMN,下一代移动通信网络联盟,由全球八大移动通信运营商2006年发起成立,对于5G场景、需求、架构和关键技术都有专门的小组研究讨论,研究成果以白皮书的形式定期发布,并且供3GPP等标准化组织参考。

IMT-2020(5G),即我国的5G标准推进组织;5G Americas,由4G Americas演进而来,美国的5G标准推进组织;5GPPP,属于欧洲;5GMF,属于日本;5G Forum,属于日本。

2.3GPP是一家什么组织?

有了ITU顶层设计,3GPP便开始了5G具体标准制定的征程。

不过,在有那么多标准制定组织的情况下,为什么5G标准却全权交给3GPP制定呢?这是因为3GPP真的是一家很牛的“民间”组织。从3G时代开始,它就开始各种全球通用移动通信标准的制定了。

1998年12月,多个电信标准组织伙伴签署了《第三代伙伴计划协议》,于是,3GPP组织成立了。随后,1999年6月,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CCSA)也加入了3GPP。3GPP最初的工作是为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制定全球适用技术规范和技术报告,随后继续负责4G、5G标准制定工作。

目前,ETSI、TTC、TTA、ARIB、ATIS、TSDSI这7个标准化组织组成3GPP的管理委员会,决定组织的章程和财政运作方针,决策机制采用的是充分协商一致的原则(Consensus based)。

3GPP三个技术规范组(TSG)下分为RAN(Radio Access Network)、SA(Service & Systems Aspects)以及CT(Core Network & Terminals)三大领域,每个领域下面分为多个小组,共有16个小组。其中,RAN主要负责无线接入网络相关的内容,SA主要负责业务和系统概念等相关的内容,CT负责核心网和终端等相关的内容。与此同时,TSG内的工作组定期召开会议,参加每季度的TSG全体会议。

目前,3GPP拥有550多家成员单位,其中中国企业有华为、中兴、大唐、普天、信威、海思、展讯、VIVO、OPPO、小米、努比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55家企业。

此外,还有3GPP2组织,其成立于1999年1月,主要工作是制订以ANSI-41核心网为基础,CDMA2000为无线接口的移动通信技术规范。在3G时代,3GPP2与聚焦UMTS技术的3GPP存在竞争关系,但随着3GPP推动3G向LTE演进,3GPP2也逐渐被边缘化。

3.5G标准包括哪些?

ITU为5G定义了eMBB(增强移动宽带)、ULLRC(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eMTC(海量机器通信)三大应用场景。与此同时,5G与4G等传统移动通信技术将存在多方面的改变,有很多核心技术标准需要确定,不只是编码方案,还有新波形、网络切片等技术,因此每个场景下都要确定适用于该场景的关键技术,所以5G标准构成十分复杂。

根据此前计划,3GPP将分两步确定5G标准,即2018年6月完成R15标准,而R15标准主要支持eMBB场景和部分ULLRC场景,R16标准将于2019年12月完成,会支持全部5G应用场景。此外,R15标准又分为5G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SA)标准。

去年12月,3GPP完成的是5G NSA标准。5G NSA沿用4G核心网(EPC),以4G作为控制面的锚点,采用LTE与5GNR双连接的方式,利用现有的LTE网络部署5G,以满足部分运营商率先部署5G的需求。

即将于今年6月完成的独立组网标准将是真正的5G标准,各国运营商、设备商都将依据此版标准推动5G网络商用或是进行产品开发。

4.每年有多少次标准投票?

那么,3GPP每年会组织多少次标准投票呢?

查阅3GPP官网,可以发现,从2018年6月-2019年5月,3GPP RAN、SA、CT三个小组共将会举行15次会议,而每个小组小面还有几个分组会议,因此每年将会举行50多次会议。

原来,要举行这么多场的投票,才能确定标准。事实上,3GPP三个组下面还会有各个细分小组,每个细分小组每年大约组织5-6次的标准投票,所以每年举行大约五六十次的投票会议也不足为怪了。

顿时,有点心疼3GPP的标准制定者了。

5.3GPP投票采用什么规则?

实际上,针对3GPP投票是以多数企业赞同即可还是必须全部企业通过?坊间有很多传闻。

正是由于3GPP决策机制采用的是充分协商一致的原则,因此5G标准投票以参与投票厂商没有反对票即通过。比方说,参与投票的有100家企业,99家企业通过,一家企业反对,则不通过;若有55家企业通过,45家企业弃权,则通过。

3GPP注重参与投票企业的一致性,所以投票结果要以没有反对票为准。但是投票一般是很漫长、很磨人的过程。因为一个提案很少能一次性获得全部成员认可,所以一般会经过多次修正后,通过一项标准。

6.企业给标准投票会依据什么?

在3G时代,移动通信标准包括CDMA2000、WCDMA和TD-SCDMA;4G时代分为TDD-LTE和FDD-LTE,这样不利于产业链的统一发展,且造成资源浪费。因此,到了5G时代,经过前期一轮又一轮的博弈,最终,大家共同决定——采用统一的5G标准。

正是采用统一标准,一旦某项技术获得投票通过,就会写入5G标准中,所有企业必须按照这一标准来设计产品。所以,5G投票对于企业来说需要十分慎重,企业作为商业公司,会基于各自利益进行考量。5G标准的评定就像是下围棋,是各个标准相互制衡的过程,最后结果到底如何是不确定的。相关企业经过多次反复切磋,最后确定出一个合适的标准。

请注意,移动通信是服务全球市场的开放产业,其关键技术高度复杂且涵盖领域广泛,只能是全球产业界共同以竞争和合作并存的方式共同推动。

7.他国5G路线与中国有何差异?

据悉,欧盟在2016年发布5G行动计划和频率规划,在2018年启动5G规模试验,希望在2020年实现5G商用;美国,2016年7月发布5G高频频段,表示将投入4亿美元支持5G试验及研发。在2017年,Verizon在部分城市开启5G试商用;日本,2017年启动5G技术试验等工作,计划在2020年7月,东京奥运会实现5G商用;韩国,2015年发布5G国家战略,并投入1.6万亿韩元(约14.3亿美元),在2018年初,在平昌冬奥启动5G预商用试验,希望2020年商用5G。

中国在2013年成立IMT-2020(5G)推进组,并在2016年启动5G技术研发试验,目前已经完成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测试,并正在进行第三阶段测试,计划在2020年实现5G商用。

在频谱方面,欧、美、日韩也各有侧重。具体来说,欧盟在中低频段主要聚焦700MHz和3.4-3.8GHz,高频段聚焦24.5-27.5GHz;美国主要聚焦高频段27.5-28.35GHz、37-40GHz、64-71GHz等,中频段主要研究3.7GHz-4.2GHz;日本主要聚焦高中频段,3.4-3.7GHz以及26.5-29.5GHz;韩国主要聚焦高中频段3.6-3.8GHz、4.4-4.9GHz、27.5-29.5GHz。

中国已经发布中频段5G系统频率使用规划,将中频段3.3-3.6GHz和4.8-5.0GHz分配给5G系统使用。在高频方面,重点聚焦26GHz和40GHz。

8.中国在5G竞争处于什么地位?

那么在5G博弈日益激烈的当下,我国在5G竞技中处于什么地位呢?

在5G技术标准上,我国正成为技术标准主导者;在产业应用上,我国已进入5G第一梯队,实现5G融合应用创新和商用部署。

在5G标准方面,我国提出很多先导性概念,并获得认可,5G标准话语权提升。中国人在标准组织担任关键职位30余个,投票权超过23%,文稿数量30%,牵头项目40%。在无线灵活系统设计、无线基础技术、新型网络架构和大规模天线等关键技术标准制定上均做出重要贡献。

具体到各项标准,我国企业主导的极化码成为5G控制信道的标准,中国移动则牵头制定5G核心网标准制定。

实际上,5G标准的制定是各方互相协调的结果,是个长期的过程,需要企业协商一致,共同寻求发展。标准的成熟靠的是企业技术实力与产业链协同,而一个好的标准将有助于产业长期健康稳定发展。

最后,感谢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的中国联通河北雄安新区分公司副总经理李福昌、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雷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


2

责任编辑:王欣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合作伙伴
换一个
还不是通信产业报会员,立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