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下架:平台经济的问题在哪?
通信产业网|2021-07-05 15:21:57
作者:崔亮亮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崔亮亮)7月2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根据举报,经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要求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严格按照法律要求,参照国家有关标准,认真整改存在的问题,切实保障广大用户个人信息安全。

随后滴滴做出回应,称坚决落实国家有关部门的相关要求,已于7月3日暂停新用户注册,滴滴出行App将严格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下架整改。此外,滴滴表示,已下载滴滴App的用户可正常使用,乘客的出行和司机师傅的接单不受影响。

1.jpg

就在滴滴被国家网信办下架的前2天,美国东部时间6月30日,滴滴刚刚在美纽交所挂牌上市。IPO中,滴滴发行定价为14美元,开盘价18美元,市值一度超过8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65.76亿元)。

但在国家网信办发布滴滴被审查消息后,滴滴在美股盘突然跳水,股价一度跌去10%,其最大股东软银公司,持股比例达20.2%,在5日跌5.5%。据了解,此跌幅创5月13日以来最大跌幅。

此前,有用户声称,“滴滴在海外上市,把数据打包交给美国”。对此,滴滴副总裁李敏在朋友圈回应:看到网上有人恶意造谣说“滴滴在海外上市,把数据打包交给美国”。和众多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一样,滴滴国内用户的数据都存放在国内服务器,包括道路数据,绝无可能把数据交给美国。

在滴滴被下架之后,紧接着又有三款App被安全审查,7月5日,国家网信办公告称,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为配合网络安全审查工作,防范风险扩大,审查期间“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停止新用户注册。

有效保护个人信息

如此密集的审查让个人信息保护再度引起人们广泛关注。

此前,赛迪研究院专家刘权就发文指出:随着个人信息价值的凸显,个人信息收集乱象突出。当前个人信息安全逐步呈现出“问题频出-监管打击-安全平稳期-问题再次复现”的往复循环的态势,黑客攻击、内鬼窃取、App过度索权等均成为了个人信息保护的难题。

刘权认为在企业层面,一是重视隐私条款的制定和规范性。使用浅显易懂的表达方法,明确告知用户企业收集个人信息的类型、目的及使用范围。为用户删除数据、注销账户提供渠道;建立用户反馈投诉入口,以及争议解决机制。

二是夯实企业个人信息保护责任。企业应将个人信息保护理念融入企业运营管理全流程,在产品及服务设计阶段进行风险检测,将必要的隐私设计纳入产品及服务的最初设计之中,并通过定期开展个人信息安全影响评估,根据评估结果采取适当措施,降低侵害个人隐私安全风险。

三是管理和技术手段结合保护用户个人信息。积极探索个人信息安全防护的新技术、新手段,进一步加强防攻击、防泄漏、防窃取的监测、预警、控制和应急处置能力,以更好的应对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业务带来的个人信息保护挑战。

如何破解平台企业滥用支配地位

除了信息安全令人担忧外,平台企业滥用支配地位一向令人诟病。

2020年,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孙金云带领研究团队,在5个城市、不同距离、以及工作日早高峰、晚高峰、日间非高峰、晚间非高峰4个时间段进行了分层抽样调查,发布了“2020打车报告”。

调研中,孙金云也验证了“苹果税”的存在。“数据表明,与非苹果手机用户相比,苹果手机用户的确更容易“被舒适”车辆(比如专车、优享等)司机接单,这一比例是非苹果手机用户的3倍。”孙金云公开表示,所谓“被舒适”的程度,即用“一键呼叫经济型+舒适型两档后被舒适型车辆接走的订单比”来判断衡量。此外,“苹果税”还体现在打车优惠上。数据表明,苹果手机用户平均只能获得2.07元的优惠,显著低于非苹果用户的4.12元。除绝对金额外,优惠折扣比依然支持上述结论。然而,滴滴始终没有承认自己“大数据”杀熟。

滴滴涉嫌抽成高、大数据杀熟,也跟平台的行业垄断地位有一定关系。

在2021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由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对商家实施“二选一”等垄断行为,被处以行政罚款182.28亿元,成为我国反垄断史上最大的一笔罚款。这是我国将加强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监管的一个信号。

赛迪智库专家认为,反垄断首先需要界定相关市场,然而,互联网平台的双边或多边市场特性、跨界竞争性使得相关市场边界比较模糊,其交叉网络效应又使得平台即使在一端市场低价甚至免费的情况下,仍可获得高额利润,从而可能形成对相关市场界定过于宽泛或狭窄的观点。

平台经济的市场支配地位不易判定。平台经济领域具有动态竞争特性,市场结构处于不断变化之中,且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垄断也有可能是暂时性的。如果平台企业采取非对称定价策略,在一端市场中实施零定价,并不意味着平台企业不具有市场力量。

并且,互联网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具有不易被识别的特点。比如使用手机App打车软件打车,往往是打车者所用手机越贵打车费用就越贵,而很多用户却并不知情。

为此,赛迪智库指出,要考虑多重因素,合理认定市场支配地位。对于采用非对称定价策略的互联网平台垄断地位认定,不妨用交易数量、用户数、点击量和使用时长等指标占比来核算。

强化垄断行为的法律责任,提高企业违法成本。加强对垄断行为的惩罚威慑,对利用市场支配地位获取不正当利益、损害竞争的互联网平台,要加大处罚力度,适当提高罚款额度。

加强行业自律及平台自身治理体系建设,预防垄断行为发生。引导平台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明确企业的经济责任、法律责任和社会伦理责任等,同时还要加强对消费者权益、资源环境保护、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关注,将社会责任融入平台企业内部的治理体系。

194

责任编辑:崔亮亮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